故我之恋,用心菲浅

2010年4月23日,西安本地影响力最大的报纸《华商报》刊出一则消息,《17项指标若达到,西安将成国际化大都市》。报道,该文详细列举了经济发展程度、生活水平和社会发展、国际开放交流程度三类指标的对比。
在经济发展程度指标中,人均生产总值、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国际标准分别是:10000-12000美元、70%,而西安则为4737美元和53.7%。在生活水平和社会发展指标中,西安由于高等院校众多,以致其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炒锅了国际指标,但它在轨道交通客运比重、航空港年旅客吞吐量、信息化水平综合指数、空气综合污染指数方面依然大大落后于国际标准。而最悬殊的差距则体现在国际开放交流程度上,西安在跨国公司进驻数量、外国金融机构数量、城市年入境旅游人数、年举办国际会议次数、外籍人口比例上,都不到国际指标值的三分之一。
这则新闻放在别处,都不免被人当作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然而这则新闻出现在西安几家本地网站后,竟然引来了网民们煞有介事的一番分析与对比。西安人渴望重建自我国际化大都市的潜在心理,又一次展现在公众面前。千百年来,这座城市从世界的中心变迁到中国的西北,但依然念念不忘自己的身份,西安市民一和人提及秦皇汉武就免不了自我荣耀一番。
什么是国际化大都市?既然西安对这个身份这么感兴趣,这个概念就很值得考量一番。纽约、伦敦、东京,这三个是我们最容易想到的国际化大都市,而一般人对巴黎、日内瓦、新加坡甚至上海等是否属于严格意义上的国际化大都市,则多少还有些迟疑。
按照英国地理学家、规划师彼得·霍尔的解释,国际化大都市就是对全世界或大多数国家发生全球性经济、政治、文化影响的国际第一流大都市。那有哪些可供量化的指标呢?首先自然是政治权力中心、贸易中心和主要银行的所在地和国家金融中心;其次是各类人才聚集的中心、信息汇集和传播的地方、集中了相当比例的富裕阶层人口。类似的还有美国学者米尔顿·弗里德曼的七项标准:主要的金融中心;主要的跨国公司总部所在地;国际性机构的集中地;发达的第三产业;主要的制造业中心,世界交通的重要枢纽(尤指港口与国际航空港);足够多的城市人口。
对比一下上述标准,西安要“达标”还来日方长。为何西安敢提“国际化大都市”的口号呢?原来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2009年6月25日,国务院新闻办正式发布消息宣布,《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获批,明确提出,将西安打造成国际化大都市。不仅如此,还应“把西安建设成为国家重要的科技研发中心、区域性经贸物流会展中心、区域性金融中心、国际一流旅游目的地以及全国重要的高新技术产业和先进制造业基地。”
这一下,一般人就都明白就里了。对西安而言,“国际化大都市”不仅在精神上是城市的兴奋剂,在经济上更是实惠的助推剂。既然有尚方宝剑在手,自己达不到标,那自然是国家投入还不够。果然,在关中—天水规划出台后不久,包括国家统筹科技资源示范基地、综合保税区、大量增开国际航线等政策优惠就接踵而至。
不过,网民将过于高远的目标拿出来说一说无关大碍,但是政府还是不行。今年4月中旬西安市委召开的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会议,就务实地定性为“务虚会”。国际化大都市还不太“实”,先悠着点。按照政府的口径就是,西安建设国际化大都市,可以定位为“把西安建设成富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区域性专业性国际化大都市”,落脚点应定位在“区域性”、“专业性”和“历史文化特色”上。这样将范围限定后,这个国际化大都市就容易建设多了,也不容易被外人讥笑为不自量力。
西安的“国际化大都市”怎么建?即使太宗再世,则天复活,也不大可能将西安打造成为纽约伦敦。按照目前西安市的规划,西安最有可能成为的,是成为华夏文明的历史文化基地和一个世界一流的旅游目的地。即使是这个目标,对西安来说依然不轻松。
曾经的长安身份,在过去除了给西安带来的称号,并无其他;而如今,当西安城墙脚下的人们发现祖宗们的遗物在经过包装后,拿出来就有人看有人买时,他们看到了莫大的机遇。没有人比西安更迷恋曾经的国际化大都市长安,但是这种迷恋,在假装入戏之时,其实并不是“痴迷”,而是自我在发展时的一种策略。
有人曾这样总结,提出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城市大体有三种类型:一类是政府提出的,一类是当地媒体炒作的,还有一类是企业为提高自己的身价而提出的。但炒作这个概念容易,要真正从变成“国际化大都市”,就几乎不是个人所能左右的事情,也不是一个城市的市民所能左右的事情,而是需要天造地设,这就是西安的宿命。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