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的可能

——西安市副市长、曲江新区管委会主任段先念访谈录

唐诗人王昌龄与友李白、高适等在江宁琉璃堂吟诗唱和的情形 图片提供/Fotoe
说到曲江,段先念无疑是焦点人物。我们采访了一家在西安开发多年的非本地公司,公司负责人与“曲江团队”有过多次接触,他画了一个三层金字塔,最顶上一层,“政府官员——这是段市长的社会身份。”中间一层,是段先念最为人称道的“文化产业引领者+城市运营商+模式创新”,最底下也是最基础的一层,是段先念念念不忘的、也是他据以推动城市运营和模式创新的基础:汉唐文化。
段先念有知识分子背景,他是西安交通大学毕业的硕士研究生,并在西安理工大学里担任过教研室主任,在他心里有深深的汉唐文化情结。不管是曲江模式,还是未来数个“辐射区”的开发,都是以“汉唐文化”尤其大唐盛世的文化内涵为推动助力。

万科周刊(以下简称“万”):请您谈谈西安城市的文化内涵?
段先念(以下简称“段”):西安是周秦汉唐的古都,在我们国家、民族的历史地位是十分重要的。
孔夫子的思想精华是仁和礼,他提出“克己复礼”,这个“礼”就是指“周礼”,是上至天子,下到庶民,人人都应该遵守的行为规范。没有这个,社会就“礼崩乐坏”。周礼深远地影响中国的政治和社会伦理。
秦朝统一中国,可以说,我们大一统国家的概念是从此时开始的。今天外国人叫中国“CHINA”,有学者认为这个名称来自“CHIN”,即“秦”。秦始皇建立了一套以层级体系、郡县制为特征的政法制度,这种高度集中的体制,经历了历朝历代不断完善或微调,深刻地影响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结构。毛泽东有一句诗说,“百代都行秦政法”,说的就是秦的制度。
今天,我们通用的语言是汉语,文字是汉字,我们国家是以汉族为主的多民族融和国家,这个关键字“汉”就是汉朝的汉。汉是一个很强盛的朝代,也是多民族融和的朝代,这种强盛和融和有一个背景,就是文化的统一。在汉武帝时期,采纳了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树立了儒家文化的正统地位。今天提及中国文化乃至东亚文化,最重要的就是从汉朝开始独尊的儒文化。
唐朝是一个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盛世,从精神态度上来看,它也是以后的封建盛世难以比拟的。唐的盛世充分表现在经济、政治、文化、军事、外交等方方面面。48000首唐诗,今天的普通老百姓走路时候随口就能背一首。全世界第一个百万人口的城市是当时的长安,那时的朱雀大街有150米宽,现在的朱雀大街有150米宽吗?没有。唐盛世的精神态度是豪迈、自信的,是一种少年文化,国际主义,开放包容。在长安的街头可以看到印度舞、波斯舞,卖艺的掏出两把弯刀就耍起来了……,恐怕到今天我们还接受不了。同样的,唐朝可以接受外国人在政府里担任官职,甚至身居高位,这种气度是我们今天很难想像的。
西安作为十多朝的古都,尤其是周秦汉唐的古都,于中国政治、社会、文化史上的地位,在中国各大城市中是首屈一指的。
万:从城市文化的运营展示上讲,西安的竞争对手有哪些?
段:许多城市都做得很好,比如北京、南京、杭州。西安尤其要向杭州学习。南宋只是偏安一隅,在历史上并非盛世,杭州的资源不一定有西安多,但杭州把一个南宋的故事通过文化创意变成文化产品,做得相当好。历史给我们留下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在西安还是故事,但在杭州已经变成一部故事,变成旅游产业,变成电影,变成连环画、动漫、礼品,而且把故事说得华美绮丽,这就是文化创意。
文化产业的发展和经济发展程度是相关的。杭州现在的人均GDP是多少?已经突破了一万美元。西安才4737美元,当西安的人均GDP到7000-8000美元这个水平时,文化产业的张力要大很多,因为我们的资源更丰富。
万:您感觉,西安在把握唐文化方面到了几成功力?
段:六成。唐朝的精神面貌是很振作的,大唐人十分勤奋。唐朝有一种创新、开放、包容、自信、海纳百川的心态,舍我其谁的霸气,是我们现在确实需要学习的。当然,我们在项目实施过程中也秉承了这一心态。
比如,我们目前开发的所有项目,招投标都是和国际接轨。这个东西美国人做得好,就请美国人来,日本人做得好,就请日本人来。大唐芙蓉园的设计就是日本人做的,之前国内十多家公司给出方案,我们都没看上,就上网去查,全世界园林设计的大师都有哪些。法国、德国、美国、日本、韩国……,我们选择了三家作对比,最后发现日本对唐朝风格的理解最深入,就选了他们——这就是大唐的特点,我们是大唐的子孙,我们做唐文化,不能自己封闭起来。
现在的大明宫项目,它涉及到世界遗产的保护和开发,一开始就请了6家国际设计团队来做,其中有一家澳大利亚的知名事务所,曾经参与了水立方的设计。所以我们动工仪式那天,澳大利亚、意大利的使馆人员都来了,这是开放心态的结果。
万:您对打开秦始皇陵这个问题怎么看?
段:过去西安不少人对文物和大遗址多少都有些抱怨。比如开发过程中发现文物,马上就不让动了。文物不属于你,你还得为此掏钱。国务院批复的西安第四次城市规划修编,390平方公里中有108平方公里是遗址保护,不能动,周边还要限高。但经过这几年来实践,我们发现,文化遗产才是西安发展的魂,文化才是我们发展的魂。
打开秦始皇陵条件不成熟,首先有技术上的难题。西安这样级别的墓多了。秦始皇、汉武帝、汉文帝、汉景帝、李世民、武则天、李隆基……。通过遥感卫星,专家发现秦陵周围汞的含量非常多,说明它是被密闭起来的。有专家乐观估计,秦始皇的皮肤很可能还有弹性,你打开不打开?当年法门寺出土武则天时代的衣物,当打开墓道时还很鲜艳,非常漂亮,但眼睁睁地看着它就风化了,赶紧请湖南方面的专家,他们有马王堆的经验,这才不至于全部毁掉。
我赞同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让外国的专家、技术参与到我们的考古和发掘、保护工作中来,善于使用他们的经验和技术。总想着“让别人来挖我们祖宗的坟”,这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而不是国际主义。老祖宗的遗产是我们的,更是世界的遗产。只要能对世界文明进程产生贡献,不管是哪个国家、哪个民族都应该参与、可以参与。共享是当今时代的潮流。
万:您把曲江模式概括成为文化+旅游+城市,我觉得朝这条路走下去,最终会改变西安的形象和定位,其实是一个城市的战略问题。
段:是的。最初曲江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大片低价值、低开发的土地。大唐芙蓉园已经没有历史遗迹了,我们打算用13亿元建一座新的大唐芙蓉园,有不少反对意见,觉得这太过了。我说不为过。为啥呢?如果今天不去做,大唐芙蓉园就只能永远消失。活在今天的人都没见过大唐芙蓉园的样子,只是书本上提过,民间传说过。我们通过专家整理资料,演绎,集思广益,创造性地再现一个历史故事,把一个消失的东西找回来了。一千多年以后历史会这样记载,两千多年前有了芙蓉园,唐末一把火烧了,公元2005年才获恢复。它到那时就是文物,是遗产。那在今天叫什么?要叫文化遗产没人认,国家文物局、国际专家都不认。我说这是文化财产,这总行了吧?花了13亿,带动旅游,带动经济,让市民受益,让城市更美好,怎么不是财产?现在是文化财产,再过一千年是不是有可能成为文化遗产呢?
接下来,大唐芙蓉园带动了商业,土地价值提升了。曲江的发展,没有跟政府要一分钱。最初这个片区里,城市基础设施都没有延伸过来,我们先举债,把基础设施完善,通过发展文化产业,带动整个片区的发展,这就是曲江模式。今天我们再来总结西安的发展模式,有这么三句话,可以看到思路是一以贯之的:以曲江为核心向外辐射;以遗产为内容进行文化创意;以旅游为目的进行板块发展。
万:未来曲江应该往什么方向发展?
段:一开始,曲江还是开发区的概念,文化比较超前,功能不够完善。未来要把它的城市功能完善,居住功能上实现应有尽有,强调生活方式、生活质量。在产业上,还是以文化和旅游为核心,建设国际一流的文化产业示范区。
万:对于万科这样一个外来品牌,您希望给一些什么建议?
段:万科进入西安市场比较晚,没赶上曲江发展的第一波,错过了一些机会。我有两句话送给万科:
第一、任何时候都不要低估西安的市场潜力。因为文化积淀很厚重,西安的房地产从来没有泡沫,这里边有文化的影响,它有一套自己的反应机制,不容易跟风,这也是西安的一个特色。西安市场辐射范围广,厚积薄发,潜力是很大的。
第二,要带来万科特有的价值。我看西安万科有一个口号“为西安人民服务”,如果改成“让西安人都能买得起房”,我觉得才能体现万科特有的价值。我不同意让房价太高,我乐见万科在曲江做一个好项目,不乐见万科做一个价位特别高端的项目。西安要达到小康城市的标准,需要28万套,而且只是解决一次置业,这个市场非常大,又不能让房价走得太高,给我们带来的挑战是很大的。我希望万科给西安带来好的产品,更希望万科能给大多数西安市民买得起的好产品。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