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俗社的秦韵百年

“世界上具有半个世纪历史的剧团有三个,一个是法国芭蕾舞剧团、一个是苏联的莫斯科大剧院、还有一个就是西安易俗社”。——田汉

位于钟鼓楼商圈,紧邻西安最繁华的东大街南侧的案板街,有个不大也不小的剧院叫“易俗社”,就是这个剧社,也是现代秦腔创作与传播的源头,已然是旅游西安最为值得游玩观赏的地方。西安易俗社原名“陕西伶学社”,创办于辛亥革命的第二年,经过九十五年风雨的冲刷,西安易俗社现在还是全国唯一整体保存下来的戏曲团体和剧院,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作为百年易俗社剧场,它不仅见证了易俗社和秦腔的发展,而且还见证了我国发生的历史性变化。
易俗社创建之初,就招收了第一批学生,当时并不在西一路现址办公,而是在租借的现土地庙十字的一所小学进行训练,小学开学后搬到了位于五味什字的中州会馆(即今西安市六中地址)。半年之后,即1913年元旦,第一期学生在都城隍庙舞台正式开幕演出。后来又将社址迁移到盐店街的五省会馆。这个会馆在清末叫八旗奉直会馆,辛亥革命后成为顺天府、直隶省、热河省、察哈尔省和绥远省的五省会馆(即今西安军分区招待所地址)。由于易俗社隶属于陕西省教育厅,1915年初由省财政厅将五省会馆购买后,拨给易俗社使用。这时,易俗社已有两班学生一百多人分别演出,由于新剧目丰富多彩,演员阵容整齐,并有像刘箴俗、刘迪民、沈和中、苏牖民、刘毓中等知名演员,叫座力甚高,经济收入甚好。于是在1917年6月,易俗社花了六千两银子,购买了关岳庙前舞台房产两院,就是今天的西安市西一路易俗社剧场所在地。
西一路,在清代是满城西墙内一条东西走向的小巷,因在路北有一座规模较大的武庙(即今陕西省文化厅地址),因而就将这条巷子叫武巷。武庙以祭祀关云长为主,还供有岳飞、赵云、郭子仪等英雄神位。辛亥革命后,为了突出岳飞这位民族英雄,将武庙改为关岳庙,也就将武巷改为关岳庙巷了。易俗社购买的两院舞台房产所在地,清末时它的西边也有座不大的关帝庙(即今西安市政协大楼后),但在辛亥革命以后,关帝庙的东西两边已废为一大片空地,军阀陆建章任陕西督军时,就将这里规划给他所要修建的宜春园之中,其中的一座舞台就是专门进行演出与游艺活动的场所。陆建章离任陕西时,他的儿子就将本是官产的宜春园转让,于是易俗社买下了宜春园舞台及其周围的两院房屋。从这时起,甲班学生在西边五省会馆演出,乙班学生在东边宜春园演出。
两年后,即1919年,易俗社对宜春园进行了较大的修整,临街新建了大门楼,门额竖挂有易俗社文化教员洪子明楷书“易俗社”三字的牌匾。剧场北墙开了三道门,中门上方墙上有青石雕刻的“易俗社”三字,由新任陕西督军陈树藩楷书。剧场本为砖木结构,歇山重檐屋顶,厅内东西北三面建有木质转角楼,东西楼设有包厢。这次又重新改建了舞台,为演出场景变换的需要,设计安装了转台,需用时用人力在台下推动转盘。这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使用后观众引以为奇,盛况空前。这样,就正式议定以关岳庙巷为易俗社本社,五省会馆为分社,仍分甲乙两班演出。直到1923年10月,易俗社正式交还了盐店街五省会馆,分社人员全部搬回本社,从此易俗社的演出地点就完全固定在关岳庙巷的易俗社剧场了。
新中国成立后,西安市人民政府接办了易俗社,并多次对剧场进行过小的修缮。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西安市政府曾拨专款重修剧场,在剧场前设立门厅,改北门墙为水泥墙,改北楼为钢筋水泥梯形楼面,改观众池地面为坡地,安置了皮沙发座椅。特别对舞台作了较大的改造,将台口由原来的8米多拓宽成近11米,增加了附台,西边为乐队席,东边为灯光台,并增设了吊景设备,另建了服装和化妆室,使整个剧场设施得以配套和完善。1992年,市政府在投入较大的资金修建易俗大剧院的同时,也对易俗社小剧场进行了改建。最大的变动是将原来的门楼移至剧场的西边,门内新建了一圈两层办公楼,正对的二楼上还有专门的排练场。这样就使剧场矗立在西一路的街面上,当人们从这里经过时,一眼就能看到这座古朴凝重的老式建筑。经过改建的剧场门楼两层,有四根圆柱直通楼顶,由绿色琉璃瓦的屋檐上下相隔。顶端上方雕塑的“西安易俗社”五个金黄色大字,出自于为易俗社写了一辈子戏牌的老职工刘东生之手;上面是三组雕有长方形格子的花窗,下面同样为三组屏风式雕有长方形格子的大门。圆柱和门窗统统涂以鲜亮的棕红色,既保持了剧场原有的古色古香韵味,也令人感觉到某种现代气息。剧场内也重新整治一新,舞台上增添了新的灯光、音响设备,使之更接近于现代演出的要求。
西安解放以后,1951年7月,为推动戏曲改革工作,易俗社改为第一个公营剧团。
易俗社改为公营剧团,这对广大演职人员来说是件大喜事。7月13日,在易俗社剧场举行了庆祝大会,时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的习仲勋及西北局、省、市有关领导出席了欢庆大会。据当时参加大会的易俗社老艺人回忆说,当习仲勋步入剧场,看到有条标语上写着“接管易俗社”的字样时,他立即纠正说,易俗社不属于反动组织,不能说“接管”,而应提“接办”。他在讲话中指出:易俗社过去四十年,在秦腔的改革上做了许多工作,有过不少贡献……易俗社在西北人民中有着深刻的影响。会后,习仲勋又给市上领导说,易俗社由张锋伯直接领导,只能办好,不能办坏。
在此后的十几年中,西安市的领导,特别是副市长张锋伯,采取了具体的措施,使易俗社的硬件建设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六十年代初,政府又专门拨专款整建了易俗社剧场,使整个舞台演出面貌一新。省市领导都很关心易俗社,许多易俗社老艺人说过,凡易俗社排演新戏,总能见到张锋伯坐在剧场内观看和指导。在秦腔界还流传着这样一件事:有次审查《三滴血》,樊新民扮演的晋信书在第三次滴血时,没有说“马下个牛娃也是有的”一句台词,当时坐在台下的赵伯平就说,为什么没说这句话?易俗社社长杨公愚解释说,有人嫌这句台词粗俗,就让删掉了。赵伯平说,这有什么粗俗的,观众熟悉,舞台效果很好嘛!樊新民在接下去的演出中加上这句台词,台下果然哄堂大笑。易俗社不仅在剧场演出了许多好戏,深受广大群众的欢迎和喜爱;有些戏还参加了全国重大演出活动,如全国第一届戏剧观摩演出、三大秦班进北京演出等,在秦腔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由于文化市场的多元化,群众的兴趣和爱好也相应发生了转变。特别是修建了易俗大剧院以后,易俗社原来的剧场开始受到冷落,不再有那么多观众奔向这里,剧场门前再难见昔日观者如潮的辉煌了。但是,易俗社剧场自有它的价值在,观众坐在这里观看易俗社的经典剧目,就会自然地给人一种原汁原味的艺术享受。特别是易俗社剧场作为文物的历史价值,这个剧场所经历的风风雨雨,在这里曾演绎的大大小小的事件,它作为历史的见证是其他任何剧场无法代替的。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