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江的历史先声

8年前,西安曲江新区开始了每年发出一篇宣言,从最初的《曲江宣言》写到后来的《曲江模式》和《文化曲江》。一般人都将其当作泛泛论谈的同类对待,而时过境迁后,我们才看出每一份宣言的真实用心。

西安当代《出师表》
在第一份《曲江宣言》里,作者道出了曲江宣言系列的性质——“她不是播种机,也不是宣传队,她是:建经济强市,创西部最佳,西安二次创业的《出师表》”。“出师表”一义,用得到位、真诚,又隐晦地道出了西安和陕西当时所处的窘困之境。
以城市建设出师表面貌出现的《曲江宣言》,无疑是西安穷则思变的开始。2002年,《曲江宣言》为西安曲江——当时西安城市扩张唯一的突破口的改变定了基调:“半年一小变,一年一中变,三年一大变”。及至三年后,他们交出的答卷是“世界因曲江而重新寻回西安”。时过境迁,有人用曲江团队赶上了城市化高峰来解释其成功的原因。但是,行动之初的曲江团队,似乎并没有预料到这一点,他们的想法更加简单纯粹,那就是:“西安是世界四大文明古都之一,在如此天时之下,难道不能用十年时间建成一座新西安吗?‘西安’二字本身就是中国的一个独特品牌。”
2002年7月15日,在第一次全体干部职工会上,管委会主任段先念的讲话标题是《曲江:拒绝沉默,争创最佳》,侃侃而谈三小时……这是曲江早期的历史先声。

《曲江事变》的底气
一年之后,取得初步成效的《曲江事变》发表。这篇宣言的文风有了很大的改变,变得从容自如。在这篇宣言里,曲江团队宣布“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但曲江已不是那个曲江了。”原来,西安市雁塔区已经商定与曲江管委会共同组建“经营城市领导小组”,把曲江旅游度假区的版图从原来的15.88平方公里增至40平方公里,名谓“曲江新城”,共同开发,再造一个继西安高新开发区之后又一个现代化新城。正所谓手中有地,心里不慌。
曲江团队为何敢如此冒进?他们看到的是,一年前中国刚刚加入了WTO,加速了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这是不可抵挡的历史潮流,别无选择。而此时,全国各地都加快了新区开发的步伐——上海开发浦东新区;广州在南沙给城市松绑,兴建广州新城;南京在秦淮河以西,喊出了“河西新区,南京浦东”的口号。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斯蒂格里茨研究了中国,考查了中国,然后走向中国著名学府演讲:“过去中国发展更多是基于农村,今后20年,我们会发现,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人会住在城市里,因此,创造一个适于居住的城市对中国非常重要。”国家计委部门研究表明:中国未来十年,城市居住人口要翻一番;经济学家研究指出:中国经济发展的瓶颈:城市化进程缓慢导致内需不足,所以,中国在21世纪,将扩大内需市场规模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国策。中国有三大城市群区域: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塘,这是中国经济格局的三驾马车;中国西部有两大城市群区域:关中经济区域、成渝经济区域,这是西部经济格局的两驾马车。
西部的经济发展取决于西部城市的发展,关中经济区域发展,又取决于关中中心城市西安的发展,而西安市这驾带动关中区域经济大发展马车早在“中国西安,西部最佳”口号的鞭策下,驰骋在城市经营的快车道上。
不仅如此,他们还看到了新经济形式和多元文化兴起的趋势。“工业经济、知识经济、网络经济、体验经济、电灯、电话、电视、电脑,西安人在社会经济激烈的嬗变中,已形成了多元信仰,接受了多元文化。”椐说克林顿访问西安时想找一家教堂做礼拜,却遭到了西安无教堂的尴尬。从这一点上,曲江想到的是把现代巴黎圣母院兴建在曲江新城。
曲江的发展是否还要延续过去的模式?在曲江团队看来,“农业社会的城市功能,主要是农产品物资的集散中心;工业社会的城市功能,主要是工业制造中心;信息社会的城市功能,主要是信息流通中心、管理中心、服务中心。只有掌握城市功能发展的变化规律,才能布局好未来的空间聚集形式。但未来的曲江新城,与上述的城市意义都不同。”今天的曲江意义,就让人看到了其三大功能定位——旅游娱乐、休闲度假、舒适居住的核心竞争力。
曲江的理念,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佐证。那就是,一座辉煌并被人赞叹的城市,无一不张扬着城市主题文化品牌的光辉:巴黎:时装之都,时装城市的品牌文化形成了世界级的魅力,人群、金钱就像塞纳河的水涌进了巴黎。洛杉矶:艺术梦幻之都,世界人们的梦想需求,是好莱坞巨大的供给市场,好莱坞的品牌成了洛杉矶的无限资源。纳也纳:音乐之都。威尼斯:水上之都……那么,西安城市的主题文化品牌是什么?那就是“古都”。

自创“文化胜负论”
曲江团队在继2002年的《曲江宣言》,2003年的《曲江事变》后,接着发布了《曲江路线》,描绘了其在2004年所看到的曲江发展视野和纲领。这是一条什么路线呢?
在文化上,将唐文化、佛文化、民俗文化、园林建筑文化等融于一炉,构成独特的曲江文化。
他们所实践的这个理念的效果如何?有人统计了2004年的效果。在2004年的上半年,西安境内外旅游人数1056万人次,同比增长104%,旅游业收入78亿元,同比增长36亿元。而2004年与2003年相比,仅仅增加了大雁塔北广场和野生动物园两个投资不到7亿元的景点。7亿元的投入,获得了36亿元的回报!如此超额的回报,也来自于全新路线的实践,那就是:
新历史主义路线:打破传统的束缚,大胆采用历史元素 。新国际化路线:邀请国际团队参与策划与设计,保证自己的项目在国际水平上的“五十年不落后”。正因如此,在世界级规划建筑大师库克的眼里,“大雁塔广场之于大雁塔和西安,如同金字塔广场之于卢浮宫和巴黎,它的成功堪称世界级的成就”。
而在一些文化界与城市策划界人士看来,《曲江路线》最大的亮点是提出了“文化胜负论”,认为大城市以文化论输赢,经济竞争的核心是文化竞争。就如巴黎以浪漫取胜,雅典以奥运取胜,西安将来有望取胜的,还是只有一张牌——古都。在这一点上,西安拥有傲视群雄的资本,自然也没有别的城市和它在这一点上作无谓的争辩。
而“文化胜负论”的推演,那就是让西安提出了“西安,中国的文化之都”这一前瞻的口号。即使发出过高分贝的声音,也依然显得有底气。v

1982年2月22日到3月2日,西安西北大学召开了数量经济学年会,这次会议上传统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展开了正面而直接的交锋。这是我国经济学界一次具有特殊意义的会议——有许多天才的青年经济学家出席,尤其是来自西安本地高校的青年学者,其中一些后来成为了主流经济学在我国的开路先锋,有的还产生了世界性的影响。
这些年,在沿海城市光环下,西安的高校、教育与科研似乎不值一提。事实上,西安依然是我国主要的科学教育中心之一。这里集中了中国最密集的高校群,每6个西安人就有1人上过大学;这里是国家统筹科技资源试验特区,生产了神舟飞船80%的零部件,是中国少数几个能研发和制造飞机的城市;这里是中国通讯信息设备的研发基地,我国最主要的通讯中心和数据中心之一。
西安:中国科学教育中心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