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锈带”双城记

8291

昨天介绍的文章从成本-收益角度,分析了底特律这座城市繁荣的理由和衰落的渊薮,其中谈到,底特律可以借鉴伦敦、匹兹堡、利物浦等城市的复兴轨迹。当然伦敦、利物浦是英国城市,咸鱼翻身经验未必适用于底特律,而匹兹堡与底特律不仅同属美国的“锈带”(美国东北部的制造业衰落区,相当于国内的“老工业基地”),而且都受过单一产业尾大不掉的困扰,最后却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原因何在?诺奖得主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纽约时报》博客上对两座城市做了一番比较。

底特律和匹兹堡在上世界80年代的失业率相埒,迟至危机前的2006年,两座城市的整体表现仍差不多,在那之后,经历了本轮危机的冲击,底特律继续生锈,而匹兹堡则顽强地实现了绝地反击。根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的数据,底特律不到四分之一的工作岗位在城中心16公里范围内,而匹兹堡超过一半的工作岗位在这个距离范围内,换句话说,底特律用摊大饼的方式发展,把城市的人气“摊薄”了。这也直接导致匹兹堡能够成功推行经济多元化,而底特律在美国政府援救汽车业之后一筹莫展——因为它缺乏经济多元化所必须的人口密度。克鲁格曼的结论是:“(城市)蔓延杀死了底特律。”(“Sprawl killed Detroit.”)

按此观点来看,底特律破产并非美国制造业衰落的必然结果,也并非缘于当地官员格外愚蠢或贪婪,而是市场力量下城市蔓延造成的不幸。在稍后的另一篇文章《底特律:新希腊》(Detroit, the New Greece)中,克鲁格曼的结论是:“底特律看上去并非治理得格外糟糕,在很大程度上,这座城市只不过是市场力量的一个无辜牺牲者而已。”(“Detroit does seem to have had especially bad governance, but for the most part the city was just an innocent victim of market forces.”)

 

原文链接:A Tale of Two Rust-Belt Cities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部分地区可能无法打开)

相关链接:

克鲁格曼:Detroit, the New Greece

对克鲁格曼的批评:

Note to Paul Krugman: It Took More Than Markets to Ruin Detroit

Krugman: Detroit is ‘just an innocent victim of market forces’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