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美龄71年前的一封信

songmeiling

◆“中国把所有冲上她岸边的海水重新染色。”

◆“我们的一项国民特质是,深思熟虑之前不动手。”

◆“我们中国的民主将不会是你们美式民主的简单模仿。”

编译/正正正

1942年5月,宋美龄在美国《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新兴中华》(China Emergent),本意是展望战后世界新秩序,不过看完这篇长文,笔者不禁在想,中国面临的那些挑战,似乎70多年来一直没有改变。如果蒋夫人今天在社交媒体上开账号,是否会加V?粉丝会有多少?朋友圈里会是怎样的情形?原文较长,现摘译部分精彩段落,全文链接附后。

文章一开始,宋美龄用了三段感谢盟军对中国的帮助,然后话锋一转,谈起中国面临的迫切问题: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坚定地认为,不能容忍异族压迫。同样地,我们笃信,在我们国家内部,不应存在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剥削,也不应有国家对他们的剥削。拥有财富并不意味着富人可以不公地占弱势者的便宜。”

之后她谈到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我们正在努力构建一个富有弹性的政治经济发展制度,不仅面向现在,还面向未来。自中国31年前成为一个共和国开始,这方面的努力就已开始。为了给我们的人民更完善、更优质的机遇,实现丰盛愉悦的人生,一种基于民主原则的新式中国社会主义正在不断进化。它并不是西方社会主义的照搬照抄,中国把所有冲上她岸边的海水重新染色。(China colors all seas that wash her shores.)”

关于中国制定政策的过程,宋美龄的心得是:

“我们的一项国民特质是,深思熟虑之前不动手。某些人物有幸指引世上四分之一人口的企盼,他们面临着绝妙的机遇,也承担着令人望而生畏的责任。现在中国既已成为亚洲的领袖,这一责任愈发沉重。如果他们的社会与政治发展项目计划不周,他们将损害亿万国民同胞的福祉,并危及世界社会的核心价值。没有任何人脑设计出的工具是完美的。然而我们正在采纳国民中最明智的头脑,以确保战后投入运转的政治与经济机制尽可能完美,并易于在不导致社会动乱的前提下做出调整。”

她对美式民主的认识:

“我们两国的民主制度没必要彼此机械复制。诚然,他们必须遵循基本的原则,但是每一个民主国家都应该拥有真正适合其特定需求的制度。因此我们中国的民主将不会是你们美式民主的简单模仿。”

诚然,文章不等于行为,宋美龄在二战中的故事,自有史家探微,但71年前她对中国问题的认识,今天读起来,仍能让人眼前一亮。

全文链接:http://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print/1942/05/china-emergent/306450/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