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读书会(一)】姬十三讲MOOC:“大学已死,大学永存”

编者按:在王石先生倡导下,万科周刊从本月开始,每月组织一次微信群读书交流活动。该群对公众免费开放,请留意万科周刊的预告信息与报名指南。11月21日晚19:30第一期读书会,我们请到了互联网教育的积极推动者、果壳网CEO姬十三给大家“科普”MOOC(大型多人在线开放课程),王石先生从海外连线入群,与万科员工及社会公众约100人一起听讲。

整理/正正正

“读书会”微信群晚上18:30开门迎客,二十分钟后,大家早已“各就各位”,屏息等待今夜主角的出场,18:52,姬十三提前到场,虽然群务员一再强调纪律,还是无法挡住各路点赞狂魔潮水般的大拇指,场面一度失控。

IMG_5202 IMG_5203 IMG_5204

见大家热情高涨,本次读书会的发起人、壹基金秘书长杨鹏趁热打铁,宣布本群讲座开始:

IMG_5205

姬十三前面虽号称“没经验”,不过显然有备而来,先自报家门,言简意赅:

IMG_5206 “姬十三,本名嵇晓华,浙江舟山人,养过猴子杀过老鼠,2007年在复旦大学获神经生物学博士学位。

“自2004年起开始科学写作,是当时最为高产和知名的科学作家之一,先后在10多家媒体开设科学专栏,主编《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获“国家图书馆文津奖”。

“2008年4月,发起公益项目科学松鼠会,致力于集聚和培养青年一代科学作家,倡导观念“让科学流行起来”,目前已发展为非营利公益机构哈赛中心。

“2010年11月,创业,创办果壳网(Guokr.com),现已成为中文世界里最为重要的科技知识社区之一。长期致力于推动科技知识传播,将此视为人生志向。曾获上海大众科学奖、全国科普先进工作者、时尚先生年度科学传播人物、(搜狐教育)年度教育创新人物等荣誉。”

紧接着,他开始今天的主题发言,对于MOOC的前景,坚决看多:

IMG_5207

据姬十三介绍:

MOOC全称是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中文通常译作“大规模网络公开课”。

它和以前我们上的网络公开课不同的是,大多数课程都是定期开课,有作业和考试,老师和同学可以在线交流。当你达到一定要求结课时就会拿到证书(也有个别课程没有证书)。

那么,网上不是已经有“视频公开课”了吗?MOOC与视频公开课相比,好在哪里?

视频公开课的问题是,一堂课的时间太长,大家下载到自己硬盘里后,不会去看,而且学校录制这些内容后,更新起来很麻烦,这两年视频公开课已经退去热潮。

MOOC则不是一次性把所有视频都放出,而是像真正上课一样,有起止点,授课视频是碎片化的,符合人们的认知习惯;MOOC平台上,老师和同学可以在线交流,老师可以根据大数据方法,知道同学们个性化的表现,可以知道在自己的视频里,有多少人按了暂停,在哪里按了暂停,从而知道难点在哪里;MOOC有考试、作业,可以拿到证书,有些课程还是有学分的。

这种形式就比过去视频公开课好得多,它比较真实地模拟了线上和线下教学的情况,去年被称为MOOC元年。

为什么要上MOOC?

这里有世界上最好的学校的最好的课程。哈佛、斯坦福、普林斯顿……台湾大学、香港科技大学、清华大学……所有你能说得出名字的学校几乎都在Coursera、edX上有课。

和全世界做同学。你的同学可能来自全世界任何国家,可能是小学生,也可能是耄耋老人。你可以和他们交流,有时还必须和他们合作完成作业。

目前Coursera的证书并不像你的毕业证书那样有效,也不像职业考试那样实用。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MOOC就是 just for fun!光看课程名就足够吸引你的了。机器学习、烹饪科学、人类简史、摇滚史、统计入门、数学思维、考古学的肮脏小秘密……几乎你感兴趣的任何方面都有世界顶尖老师为你上课。

《时代》杂志MOOC专题报道的标题是:《大学已死,大学永存》,并毫不吝啬地把2012年称为“MOOC年”。这场从硅谷、MIT发端的在线学习浪潮,理想是“将世界上最优质的教育资源,传播到地球最偏远的角落”。

IMG_5208

回顾历史,上一次教学革命是从学徒制到学校,大规模教学开始了,但学校制度可能泯灭学生的个性,他们的个性化需求无法体现出来。

目前中文的MOOC用户大概是30-40万左右,主要学习英语课程(部分带中文字幕),虽然用户不是很多,但是质量很高,一般是大学生、白领,有七十多岁的老爷爷,还有10%的中学生。前不久我们发起一个MOOC用户调查,收回6000份问卷,大部分人是为了学知识、提升技能,学习的动机很强。

MOOC上的课程,除了世界名校以外,还有中国大学,比如清华大学推出的学堂在线,台湾大学推出的课程很受欢迎,特别是“秦始皇”这门课程用户很多。

过去我们形容老师“桃李满天下”。前几周,我们在北京举行活动,邀请几位台湾老师到北京,学生像追明星一样欢迎他们,要签名要合影。我们非常受触动:现在通过MOOC,老师可以真正实现“桃李满天下”了。

在介绍这些内容时,姬十三时而打字,时而发语音,单条语音的长度控制得非常好,显然他对用户的收听习惯颇有研究,他的声音听上去严谨内秀,有点像某班上的物理课代表,语速均匀,略有些沙哑,不知是因为工作劳累,还是软件压缩音频的结果。

IMG_5209

万科读书会推崇简洁高效,姬十三介绍完MOOC之后,马上转入问答环节:

IMG_5210

群友提问非常踊跃,他们的问题归类如下。

◆因MOOC是基于网络的教学,一些群友很关注它的互动问题,如:

IMG_5211 IMG_5212

姬十三:“现在可以算双向互动,但因为学生太多,一门课有好几万,老师应接不暇,老师可以实时通过抓阄的方式,单独抓学生出来,单聊。”

◆一些群友比较关注MOOC与现有教育体系的对接问题:

IMG_5213

姬十三:“在美国有一种ace credit,这种学分相当于成人教育学分,在Coursera上有些课程交一些费用就会得到这种学分了。”

◆许多群友想搞清楚MOOC与其他非传统教学形式的区别:

IMG_5214 IMG_5215 IMG_5216 IMG_5217

(编者注:YY教育是基于免费语音工具YY研发的互动网络教学平台。)

姬十三:“UCSD(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那个不能算MOOC,只能算网上教学吧,MOOC首先就是Massive嘛,是升级版的网上公开课,面向全世界的学生。

“(知乎课程索引)当然不算啦,MOOC是把课堂搬到网上。学生和老师之间会产生互动,而且有deadline,有作业……是活的。而不是把死的知识点梳理起来。

“MOOC本质上是新一代的线上教育,利用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分析的技术,可以分析上万学生的个性化的需求,及时调整教学,实时互动。各位讲的YY教育,微信互动,在效率上和效果上肯定是比不上MOOC的。

“MOOC课程的制作门槛虽然不高,但做精良不容易。并不是像过去那些线上课程,把老师的上课内容录成视频就可以的。

“不是真人现场讲课,是录好的视频,每个视频不超过20分钟,这样就可以利用碎片时间学习了。而且很多老师的视频做得很精致,经过剪辑,没有废话。”

◆一些群友比较关心如何在MOOC上开课

IMG_5218 IMG_5219

姬十三:“MOOC社区开课是可以的,但每个社区定位不同,不是所有社区都可以随便开课。比如Coursera定位是牛校牛课,只有达到这个标准才能开课,但也有别的平台,比如udacity上面,就欢迎网友自己开课,还有udemy,可以自己开课赚钱。

◆说到“赚钱”,群内做教育的朋友马上提出了品牌建设和盈利模式的问题

IMG_5220 IMG_5221 IMG_5222

姬十三:“目前的品牌已经形成,主要是Coursera和edx。这两个平台主要吸收名校的课程。质量有保证。实际上学生认的是名校和名师,基本上都是本领域全球的顶级老师。

“目前的盈利,主要是两点:1.学生增值服务,可以和学校联合推证书,有的认证证书是收费的,助教的个性化服务,是收费的;2.计划向企业提供培训服务,但目前的商业模式还在探索。

◆姬十三上面说“这两个平台主要吸收名校的课程”,这里就存在一个悖论:MOOC与传统大学之间的关系

IMG_5223 IMG_5224 IMG_5225

姬十三:“颠覆性不是完全颠覆,不是不需要大学。我认为MOOC会促进学校的变革,但优质的大学不会消失。事实上,业界认为最好的模式是“翻转课堂”,也就是说学生在课外上MOOC,看视频,mooc是对大学的一种补充,也是一种挑战。可以这么理解。但到课堂上,和自己的老师来讨论,和同学组队完成任务,重心放在线下交流。在这个模式里,MOOC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线下的沟通互动是非常重要的。

◆给学生增加一种工具诚然不错,但人的注意力和毅力是有限的,有群友关心持续学习的动力问题

IMG_5226 IMG_5227

 姬十三:“只有线上的话,学生很容易放弃。只适合一部分学习习惯非常好的人。虽然比过去的视频公开课黏性高,但整体来讲,也不容易让人坚持。

“黏性确实是问题,现在MOOC学习者“辍学率”在90%以上。一个课选课的人达到几万,但最后拿到证书的只有几百人。但是也应该看到积极一面,就是大家迅速找到适合自己的课程,放弃掉不适合自己的。当然还有不少人是因为拖延症或者懒惰导致“辍学”,我们发现可以利用“社会化学习”的方法,通过同伴一起学,互相监督,促进自己的学习。

“兴趣小组是个很棒的想法。我们也在尝试,而且效果不错。因为学习总的来说还是需要比较高的动机的,但是人际交往是更迫切的需要,在同伴的压力之下,大家通过社会属性凝聚到一起学习,更不容易辍学,学习效果也更好。而且我们的网友有时候还会把老师安排的几个人团队做的作业放到果壳网上供其他网友来玩儿。

“果壳MOOC学院也在做出各种尝试,希望能够通过社会化学习,帮助更多人完成课程。比如我们会通过点评系统(类似大众点评)帮助大家挑选适合自己的课程,通过小组讨论来互相监督形成社会关系,通过笔记来分享知识。”

◆虽然可以用种种办法鼓励学习,但现实中,文凭与认证仍是最大的动力

IMG_5228 IMG_5229

姬十三:“目前MOOC的认证还比较少,企业对这方面的认证几乎没有。MOOC课程的开办者也认为,未来最重要的是让社会和企业认可他们的证书。“

“现在Coursera之类的平台也在尝试和企业合作,给企业开展培训业务。Coursera现在的证书已经和Linkedin绑定了,在Coursera上获得的证书都会显示在Linkedin上面,作为个人简历的一部分展示给用人单位。企业对证书的认可度高了可能会带来新的问题,比如作弊。现在更多的是尝试和企业合作内部培训。

“在采访一些MOOC老师的时候,我们问到过这个问题:如果有两个人同时应聘你的研究生或者实验室助理,一个人上过MOOC一个人没有,他们背景相似,你会不会给上过MOOC的人加分?老师们的回答一般是,至少印象分会增加。上过MOOC拿到证书说明学习动机很强,也有一定的自学能力。”

◆既然现有文凭体系仍属于官方教育系统,有群友关心“官办MOOC的前景:

IMG_5230

姬十三:“英国、澳大利亚、日本、法国、德国也刚刚或马上要推自己的MOOC平台,中国教育部可能也快出手,但我对质量持不乐观态度。目前一些高校在观望,有些高校则用行政力量在推。”

◆上面说了那么多MOOC的优点有群友想知道MOOC的局限性

IMG_5231

姬十三:“对,有吉他课,诗歌课。职业技术方面的可能比较难,因为那些需要实地操作(除了计算机以外)。比如在MOOC上学计算机,学文科都比较容易,但物理啊、生物啊都需要实验室,这些就比较困难了。”

◆放眼未来,有群友关心MOOC对教师结构的影响:

IMG_5232

姬十三:对,也就是说,未来需要一堆名教授+大量助教,中间状态的老师的地位很尴尬了,大量助教其实可以解决一定的就业问题。

◆MOOC是作为大学的低成本替代方案出现的,然而它对学生结构的影响却非常诡异:

IMG_5233 IMG_5234

姬十三:“我觉得目前MOOC的门槛有点高,短期内,实质上只能接受精英学生进入。优秀的学生可以凭借这个平台获得全球最好的资源。我认为短期内会拉大教育鸿沟,在中国的发展会很长期。目前的情况,对一部分优质个性的学生,是利好。但短期内不会对大众学生有太大影响。

“我们考虑过MOOC对乡村教育的改变,我觉得有机会。但产品的使用习惯的确是个问题。

“教育界有些人很担心印度,担心印度由于语言优势,会因为MOOC极速提升教育质量,全面获得全球优质资源,而中国会落后。”

IMG_5237

不知不觉一个半小时过去了,不论是发言者还是潜水者,都感觉意犹未尽,总结阶段:

IMG_5235 IMG_5236 IMG_5238 IMG_5239

 

附:姬十三本次讲座中提到的所有链接地址

MOOC课程体验:

http://mooc.guokr.com/course/

美国时代周刊《大学已死,大学永存》

http://mooc.guokr.com/opinion/366086/

《MOOC中文用户大摸底》

http://mooc.guokr.com/opinion/437530/

外滩画报:MOOC,像追美剧一样上大学

http://mooc.guokr.com/opinion/436958/

人物杂志:MOOC:更好和更时髦的教育系统

http://mooc.guokr.com/opinion/437048/

外滩画报:中国MOOC先行者:在家里上常春藤

http://mooc.guokr.com/opinion/436962/

美国的开放教育输出,是一种“文化侵略”吗?

http://mooc.guokr.com/opinion/437360/

近期媒体报道:

新华社:《以科学之名做有趣的梦——专访果壳网CEO姬十三》

http://finance.people.com.cn/n/2013/1111/c70846-23504711.html

视频短片个人介绍(来自网易新闻频道)

http://news.163.com/special/jishisan/

央视朝闻天下介绍“姬十三的中国梦”

http://video.sina.com.cn/v/b/117671481-1968950047.html

近期接受腾讯文化采访,主要谈MOOC

《MOOCs消灭庸师 推倒大学围墙》

http://cul.qq.com/a/20131107/015736.htm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