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手机与骨灰盒:万科开会记

mubiao

  编者按:12月23日,一年一度的“目标与行动”内部大会在万科总部召开,本文是万周君开会时一点跑偏的感想。

文/万周君

早晨9点,大家推着蛋糕车涌进去时,只见郁亮办公桌上堆满了书,最上面是一本《历代经济变革得失》,硬纸封面微微翘起,侧面淡淡的指痕。

开年终大会这天恰好是郁亮生日。早晨与同事分享了蛋糕,收到的礼物是一双长跑鞋。四个小时后,他站到了青云报告厅的讲台上,开讲“目标”与“行动”。

《历代》的分析框架是“中央-地方”、“国有-民间”,财务出身的郁亮爱看书,但并不喜欢把这些概念挂在嘴边,台上,他的框架是三个字:“势、道、术”。

听上去与韩非的“法、势、术”只差一个字,不过韩子的三位一体是人治诈术,而这三字经是对行业和公司的判断:

所谓“势”,就是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城市化的趋势。现在中国的城市化率按户籍算只有36%,仅为发达国家的一半,人口拐点虽已到来,但人口质量提升会创造新的需求,他说,并不太在意今天万科的股价,“未来是光明的”,风物长宜放眼量。

所谓“道”,就是道路。《历代》大讲王安石变法,不谈张居正一条鞭法,为了理论框架的严整而选择性用史料,但做实务者却没有这样的方便,实务者与理论家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挑战总是一股脑儿拥到你办公桌上,不管它符不符合你的框架。没了事后诸葛的明智,身处事件旋风的当口,敢不敢反对众人的意见,去走一条貌似不合常规的道路?他说,核心的价值,未来十年不会改变。

所谓“术”,就是方法,当然它不是洗澡刷牙照镜子之类的管理诀窍,而是两个字:“减法”。做减法是痛苦的,二十年前,这家公司曾经做减法,砍掉很多赚钱的资产,专心做住宅;三年前做到千亿,为了克服大公司病,又一下子砍掉总部三分之一的编制。未来十年,它面临的任务可谓“边开车边换轮子”,压在CEO身上的担子不轻。

他讲话中只提到一家企业“房多多”,虽然这家企业成立不到3年,体量也不是很大,但它已经找到了与互联网的结合点,而这正是万科努力的方向,也是半年来万科频繁造访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的原因所在。作为一家职业经理人驱动的上市公司,“目标”或“行动”已不是它基因突变或某人拍脑袋的结果,套用微积分概念,这艘大船的航迹是一条处处连续、处处可导的光滑曲线。

散会后,员工席上的她对笔者说,第一次听郁亮演讲,感觉与新闻中的形象完全一样,是一个“很稳”的人。

笔者很好奇,像她这样的新入职员工参加会议,身份上处于过渡期时,对于王石、郁亮和这家公司的认知过渡,究竟是怎样一个微妙的过程,一方面,大众传媒用辞藻、灯光与透镜给你提供貌似客观的诠释;另一方面,加班、跑步与下午茶又在一点点濡化你认知的边界。这样的双重过渡,并不是所有新人都意识到,但它时时刻刻都在发生。

笔者问她,后来王石上台开讲的那一刻,会不会有一种错觉,仿佛是大学礼堂的某个讲座,因为那时,员工席上齐刷刷伸出一片手机,静音状态下拍照的屏幕一明一暗地开合着。

她说:不会。

为什么?

她说:因为不学术,像谈心。

王石在剑桥学犹太人历史,圣诞假期飞回来。这次的36分钟讲话,没有从犹太人说起,而是用英国教授的袍子和学校食堂的伙食暖场,他说用了三个月,已经完全适应英国食物,笔者愕然——依照个人经历,如果能适应英国的食物,那么就能适应世上任何国家的食物。

犹太民族长盛不衰,世界最长寿企业在日本,美国有三座城市一直在增长……文化在一个组织生命力延续中的角色令他着迷,也是他以前发言常谈的话题。像许多留学生一样,身处异国才会对自己的文化母体有别样的关照与视角,或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他十分推崇先秦时代春秋战国的文化生机,却又无奈地认为,中国在那之后是没有创新的。

他讲得很放松,双手搭在讲桌边沿上。虽然焦距限制,但还是有员工拿手机拍,朋友圈里陆续刷出不同座位角度的照片。

言归正传,他讲到三个8:1988、1998、2008.

1988,公司股份化改造,当时的深市“老五股”,只有001(深发展)和002今天还在人们视野中。

1998,他打定主意退下来,不再担任CEO,他说想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不留遗憾,他说他喜欢大自然,于是去登山,去“生物圈2号”,去“伊甸园”,现在学业繁重,也不忘了随手拍植物照片,放在朋友圈和微博里让大家猜,门、纲、目、科、属、种,讨论得不亦乐乎。

2008,碰上“拐点论”和“捐款门”,网络舆情汹涌。眼看自己拉扯大的孩子要摔跟头,伸手去扶是人之常情,柳传志、施振荣、戴尔都这样做,无可厚非。他说当时随时准备辞职,但不会回头去当CEO,逻辑很简单:回去可能成,也可能不成。若复出不成,那么名声毁于一旦;若成了呢?

“你没有给部下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如果再发生(危机),怎么办呢?80多岁了再挺身而出吗?100岁的时候再挺身而出吗?等你进了骨灰盒,你再挺身,你出不来了啊!”

全场大笑。

老员工知道他不是第一次拿“骨灰盒”说事,也忍不住笑。去年他曾经一再强调专注的重要性,不过在那次的比喻里,人能从“骨灰盒“里出来:“就算我死了,你们搞多元化,我还是会从骨灰盒里伸出一只手来干扰你……”

换到今年的场景,在手机厂商都可以做豆浆机的时代,你还敢不敢坚守主业做减法?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岂敢复登临。他说:“生命的延续过程,就是这样。”

他讲完,环视一圈,没有人提问——“没有呢,那我就下去了。”

会后笔者问她,王石上场开讲时,她有没有下意识拿手机去拍,她说当然。

她沉吟片刻,却又说:我认可他的个人魅力,但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光靠个人魅力是不够的。

笔者问她的专业,她说:法律。#

 

(根据笔记整理,未经审阅,刘希戎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图书,推荐万科员工阅读:

23289564-1_e_2

《历代经济变革得失》

作者:吴晓波

出版社:浙大

 

8986394-1_e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作者:钱穆

出版社:三联

 

2a1bbaec-1b55-4a24-aaf3-7dbec34ec18c

《从历史看管理》

作者:许倬云

出版社:广西师大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