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公开讲坛】马克•史华兹:高盛的公益之路

0 (3)

  【万周按】:本文是高盛集团副董事长兼亚太区董事长马克·史华兹在“万科公开讲坛·对话高盛”上的主旨演讲实录,根据录音翻译整理,未经审阅。

时间:2014年2月9日

地点:深圳大梅沙万科中心

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

我叫马克•史华兹,是高盛集团的副董事长兼亚太区董事长。首先,我要感谢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先生的邀请,今天上午在此做主旨发言。今天能来到深圳参加万科公开讲坛,就公益问题与王主席、杨鹏先生和汪建先生沟通思想、交换意见,我深感荣幸。

正如大家所知,高盛集团是世界公认的著名投资银行,在投资银行排名中荣居榜首。但是,我希望我们不仅仅在企业并购和IPO中名列前茅,而且成为全球最受钦佩和尊重的投资银行,得到中国的认同。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就必须为自己生活和工作的社区全心奉献。因此,我们要把公益事业做到世界一流。

在高盛,回报社会已成为我们企业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2008年以来,我们已在全球公益活动中承诺捐款17亿美元,主要用于促进经济增长、开拓发展机遇。根据《公益纪事报》最近公布的企业捐助调查(2013年),高盛是世界第四大企业捐助者(前三位是富国银行、沃尔玛和雪佛龙);若按税前利润百分比计算,我们已成为最大的捐助者(3.9%)(富国银行、沃尔玛和雪佛龙分别是1.3%、1.3%和0.6%)。我可以很自豪地说,回报社会与高盛的企业文化已变得密不可分。

  高盛的公益之路

 高盛的公益之路有什么与众不同呢?我们的公益工作遵循了四大原则:第一,以经济发展和能力建设为重心,将公益事业与核心业务策略紧密结合;第二,利用企业凝聚力,建立卓越的非营利性全球网络和学术伙伴关系,实施公益计划;第三,将商业中“以成果为导向”的企业文化引入公益事业,对成果进行严密跟踪和考评;第四,广集众智、全员参与,这一条也同样重要。

下面,我将通过我们的一些重大项目来予以说明。

2008年,我们推出了“巾帼圆梦”项目。这是由企业投资的规模最大的一个妇女创业助学项目,5年间共筹措1亿美元,为1万名得不到充分服务的女企业家提供企业管理培训,并帮助她们获得导师和资本渠道。我们坚信,增强女性的能力是促进平等和包容性增长的最有效手段之一。高盛和世界银行的研究表明,对提高女性能力进行投资不仅会显著推动GDP的增长,而且还能产生巨大的“联动效应”,提高家庭的健康水平和教育水平,进而促进社会繁荣、激发社会活力;万名女性助学计划正是根据这一研究结果而推出。

今天,参与这项计划的万名女企业家已遍及全球43个国家,其中有40%来自中国、印度和菲律宾等亚洲国家。在全球,与我们合作的学术和非营利合作伙伴接近90家,其中包括30多所世界著名的商学院。我们还对全球学员的进步情况进行追踪调查,数据显示这些女企业家的事业发展可谓立竿见影:培训结束后30个月,83%参与者的企业增收,74%创造出了更多的就业机会。

在“巾帼圆梦”大获成功的基础上,高盛2009年又推出另一个重大项目——“万家小企业扶持计划”。这个项目总共投入5亿美元,旨在通过经营管理教育、导师和金融资本支持,帮助美国和欧洲1万家小企业释放发展潜能,增加就业机会。这个计划的出发点也具有普遍真理,即教育、资金和支持网络相结合是小企业突破成长壁垒的最好途径。六个月之后的2010年,“万家小企业扶持计划”也在英国启动,关注的焦点包括经济比较薄弱的约克郡、英格兰西北部、中部地区以及伦敦的部分地区。

今天,参加这项计划的小企业主已接近2500人(美国1835人,英国621人)。“万家小企业扶持计划”对这两个国家的就业和创收已产生了积极影响。在美国,60%以上的参与者在培训结束六个月后,就报告称他们的企业已开始增收;80%的参与者已经或正在与其他的项目参与者展开互助合作。英国66%的参与者表示,与去年同期相比收入增加;几乎所有的参与者(92%)都报告说与参加这项计划前相比,他们现在更相信自己的能力,更有决心去经营好自己的企业。

我还想补充一点,通过提供指导、参加商业计划竞赛和选拔委员会,我们的员工广泛参与了这两个项目,对此我感到非常自豪。我们还将继续鼓励高盛人和参与这些特色项目的众多女企业家和小企业主积极沟通,进一步加强交流。

除了企业捐助,个人捐助也是高盛公益活动的重要内容。2007年,我们为企业合作伙伴设立了高盛慈善基金。从本质上讲,高盛慈善基金能够使我们的合作伙伴为世界各地的社区公益机构提供捐助。在服务水平低下的社区,通过为合作伙伴选定的公益机构和项目提供直接支持,这些捐款将有助于实现企业的公益目标;这些项目涉及到了四个战略领域:建设并促进社区稳定;增加教育机会;尊重服务和老人;以及创造就业机会、促进经济增长。

2010年以来,高盛已向高盛慈善基金捐款12.5亿美元,其中7.2亿美元通过14000多笔个人捐助,提供给了全球服务水平低下的社区。在亚太地区,我们的高盛慈善基金已为12个国家的非营利机构提供了资助。

与高盛慈善基金成功合作的一个例子是亚洲乳腺癌计划。在高盛慈善基金的资助下,通过与中国卫生部和全国妇联合作,并利用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提供的国际专业知识,亚洲乳腺癌计划在中国成功开展了乳腺癌筛查工作。在韩国,我们已与三星综合癌症中心联手开发了首个心理辅导计划,帮助乳腺癌患者和幸存者战胜社会歧视。

  创新与社会影响力投资

最后,我想花点时间与大家探讨一个全新的概念——社会影响力投资,它能为社会服务提供一种可持续的筹资模式。什么是“影响力投资”?简单地说,它指的是通过投资和贷款用私人资本解决关键的公共需求,为弱势群体创造发展机遇。对于在解决重大社会问题的同时还想获得回报的投资者而言,“影响力投资”提供了一个新的资产类别,这也是我们所说的“双重回报”——既能获得风险收益,又能产生积极的社会影响力。

在美国,高盛的“社会影响力基金”是第一个由大型金融机构直接提供的多元化影响力投资计划。去年夏天,该基金计划筹措2亿-2.5亿美元,为客户提供可获得“双重回报”投资机会。2001年以来,城市投资集团已利用30多亿美元的高盛资本,在美国开拓影响力投资机会;这为社会影响力基金提供了丰富的知识和经验。

凭借自己超过12年的社会影响力投资经验和建立起来的庞大公私合作网络,我们率先建立了一种新的金融工具——“社会影响力债券”,从而将私人投资引入大型社会发展项目。

在这些项目中,投资者的回报与可衡量的社会影响力直接挂钩。通过“社会影响力基金”,客户将与我们共同投资社会影响力债券,展开对就业机会和社区复兴战略的影响力投资;这在美国也是首次实施。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开展了三个此类投资,其中包括资助犹他州的幼儿教育。去年8月,高盛与犹他州的另外两家机构合作,发行了有史以来第一个用于资助幼儿发展计划的社会影响力债券。我们的合作团队共同承诺多达700万美元,用于资助“犹他州高质量学前教育计划”。这个极具影响力的培训课程针对的是犹他州3至4岁的弱势幼儿群体,帮助他们提高入学能力和学习成绩。通过帮助这些孩子做好充分的入园准备,将能减少幼儿园至12年级之间的儿童对特殊教育和辅导服务的依赖,从而为学区、犹他州和其他政府实体节省开支。该项目首次投入的100万美元将能帮助大约600名儿童在2013年秋接受学前教育。从长期来看,“犹他州高质量学前教育计划”不仅能为纳税人节约资金,而且还能将这种以成果为导向的融资结构形成一种模式,为全国的儿童早期教育提供帮助。特殊教育和辅导服务节省出的开支相当可观,在每个项目中都超过了债权人的预期收益。提到这一点,是因为我知道习近平主席非常重视中国儿童的早期发展和学前教育,国外的这类经验也许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我们社会影响力投资的另一个例子也可供中国在未来借鉴。本月早些时候,根据投资者的强烈要求,高盛为世界银行首次推出了“绿色债券”,这种浮动利率债券总额为5.5亿美元,期限达18个月。在为债券寻找机构和私人投资者方面,我们发挥了关键作用。2008年,一些大型投资机构要求推出一种可流通的、单纯功能的产品,世界银行因此首次发行了绿色债券,为气候项目提供明确的融资支持。自那以后,世界银行已通过近60个绿色债券筹措了40亿美元,对全球借贷国的合格项目进行融资帮助。世界银行绿色债券支持的项目包括可再生能源项目、能源效率方案、旨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废物处理与农业新技术、森林和流域管理以及与气候相关的防洪基础设施建设。

高盛不仅在商业上,而且在公益事业和社会责任方面都希望出类拔萃;谈到这个愿望时我内心充满了激动和自豪。公益与创新已成为高盛的核心文化。做一流的投资银行,为中国的社会和公益事业贡献更多力量——这就是我们的愿望。

  对公益事业的几点个人思考

此前,董事会主席王石先生提出想听听我在公益方面的心路历程,现在我就花几分钟的时间来谈谈我对这项事业的热情和付出。对于我、妻子丽莎和我们的家庭来说,积德行善在生活中非常重要。我们大部分的公益工作都是针对全球健康问题和生物医学研究,尤其关注的是南部非洲艾滋病和结核病。

我们涉足艾滋病的研究始于很偶然的一次机会。2002年,参加了哈佛医学院著名科学家布鲁斯•沃克的一次研讨会之后,我惊讶地发现竟有3000万到4000万人死于艾滋病和结核病,并且这两种疾病对我们这一代健康的威胁最大。之前我从没关注过医疗保健问题,但那次会议改变了我的生活。受沃克博士的启发,我决定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并提供资金来帮助他开展研究,寻找这两种致命疾病的疫苗。

那年,我和妻子第一次去到南非,以更好地了解这两种流行病。2002年和2003年竟有那么多的人因艾滋病和结核病而丧命,这让我们极感震惊。回来后我们立即与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波士顿麻省综合医院的医生和科学家取得联系,为南部非洲的艾滋病患者提供药物。后来,我们还建立了健康诊所和研究实验室,开展临床试验,并建立治疗这些流行病的能力。2006年,我们赞助了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创新科研项目,并在艾滋病感染者的遗传结构研究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将艾滋病研究向前推进了一大步。这一突破引起了另一位致力于艾滋病研究的慈善家——比尔•盖茨的关注。在了解到我们所取得的进展后,盖茨先生认为我们的研究潜力巨大,于是决定提供数百万美元的资金,共同参与这项研究。

签支票是很轻松的事——我相信大多数人都认同我的这种说法,但更重要的是要投入时间和精力。作为一名投资银行家,我发现我可以利用自己的商业经验来帮助医院和研究实验室制定战略、建立组织机构、培养文化环境。我想把我们的公益之路称为“风险公益”(Venture Philanthropy)。我们从探索的角度出发对创新研究进行投资,相信它会造福人类;这种投资可能并不总有收获,但如果成功,它就会带来重要的医学发现,并将永远改变我们的生活。

几个月前见到王石先生时,我意识到他是一个有眼光、有激情、有决心的人,凭着坚定的价值观在改变中国和世界。“二人同心,其利断金”,作为商人、企业家、银行家和慈善家,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能有成倍的收获。但愿在未来我们能成为亲密的合作伙伴,共同改变世界。

谢谢大家。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