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字报】166年后的《事业合伙人宣言》

0 (1)

  【万周按】昨夜,万科事业合伙人迈出实质性步骤(见今日二条),朋友圈里群情激昂。怕是因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睡前手边一册《宣言》梦中发生效力,马先生委托周公,口述《事业合伙人宣言》一篇。今晨醒来,万周君诚惶诚恐,赶忙记录下来,为表对先哲敬意,文体上模仿166年前的《宣言》,巧的是,《宣言》发表那一年,马先生也是30岁。

口述:马先生

整理:万周君

一个幽灵,事业合伙人的幽灵,在大梅沙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房地产圈的一切势力,野蛮人和黑嘴、带路党和五毛、香港的激进派和华尔街的资本家,都联合起来了。

 有哪一个事业合伙人不被他(她)的反对派质疑呢?又有哪一个怀疑论者不拿事业合伙人这个名头去回敬更进步的怀疑者和自己的论敌呢?

 从这一事实中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事业合伙人已经被圈内的一切势力公认为一种势力;

 现在是事业合伙人向全世界公开说明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并且拿自己的宣言来反驳关于事业合伙人的谣传的时候了。

为了这个目的,万科事业合伙人集会于深圳、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拟定了如下的宣言,用万周微信号公布于世。

至今一切经济单位的历史都是资方与劳方斗争的历史。

奴隶主和奴隶、地主和农民、资本家和劳动力、煤老板和民工,一句话,资方和劳方,始终处于矛盾的两个方面,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都是:要么店大欺客,要么客大欺店。

在过去的各种管理模式中,我们几乎到处都可以看到公司内划分为各个不同的等级,看到各等级分成五花八门的层次。在古罗马,有贵族、骑士、平民、奴隶;在中世纪,有封建主、臣仆、行会师傅、帮工、农奴;在当代,有投资家、经理人、小白领、临时工、实习生,而且几乎在每一类人群内部又有一些特殊的阶层。

  从奴隶制、封建制灭亡中产生出来的现代公司治理结构并没有消灭等级划分。它只是用新的阶级、新的劳动合同、新的斗争形式代替了旧的。

  但是,我们的时代,互联网时代,却有一个特点:技术让公司人际关系简单化了。一个典型的公司日益分裂为两大阵营:在你朋友圈里的和不在你朋友圈里的。

  从上世纪末的QQ群、MSN群中产生了网络时代初期的打工仔,从这个打工仔阶层中发展出最初的职业经理人。

  互联网的引进、沟通成本的降低,给新兴的打工仔阶层开辟了新天地;东印度和美国的市场、非洲的商机、住房制度的改革、WTO和民众财富的增加,使得人民群众拥有大House的欲望空前高涨。

  早期那种依靠胡萝卜和大棒的治理方式已经不能满足新的市场要求了。职业经理人制度代替了传统的方式。科长、局长、厅长被新兴的管理阶层取代了,各种专业口之间的分野随着公司做得越来越大而趋于消失。管理成了一种不完全依赖于具体业务经验的专门技能。

  但是,改革总是要推进,市场总是在扩大,人民群众的欲望总是在增加。工地上的工友们天天加班、大梅沙的同事们天天打鸡血也不再能满足需要了。恰在此时,资本市场和互联网技术引起了时代的革命。扁平化的组织架构代替了金字塔架构,组织中的事业合伙人,抱着“最好的投资就是投资自己”的信念,走到了签约桌前面。

 由此可见,现代事业合伙人本身是一个长期发展过程的产物,是互联网时代和组织结构的一系列变革的产物。

 公司发展的每一个阶段,都伴随着相应的组织结构上的进展。员工在公司最早期是不折不扣的创业者;在公司发展壮大后,是职业经理人制度的主要基础;最后,从2014年4月23日创始大会开始,它在公司里完全确立了主人翁的地位。166年前《宣言》对于资方和劳方前景的悲观展望,并没有出现;《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关于“异化劳动”的恐怖预言,已经被某不务正业的运动员股份有限公司证伪。

产品快速迭代开发、组织的不断变革、外部经营状况的高频率切换、政策面永远的不安定和变动——这就是互联网时代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地方。一切固定的、僵化的治理结构以及与之相适应的企业文化都被消解了;一切因为加班而被你错过的好姑娘都嫁人了;一切舒适区间都要被突破了。我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员工与组织的相互关系。

  西方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和小米等企业的经验表明,合伙人制度可以在短时间内解放巨大的生产力。建立事业合伙人制度的前提条件,是财富在员工手里的积累,是资本的形成和增殖。员工通过向自己投资而达到的革命联合,代替了他们由于组织庞大造成的分散状态。旧制度的灭亡和新机制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看到这里,您已经了解了事业合伙人同已有制度安排的关系,因而也就不难了解他们同股东和职业经理人的关系。

事业合伙人为股东和自己最近的目的和利益而斗争,但是他们在当前的运动中同时代表运动的未来。

事业合伙人把自己的主要注意力集中在住宅开发,因为业界正处在范式转换的前夜,因为同1990年代的日本和2008年的美国相比,中国将在城镇化水平更低的条件下,拥有更多的增长潜力去实现这个变革,因而万科的事业合伙人革命必然是公司治理革命的直接序幕。

总之,事业合伙人到处都支持一切组织创新的革命运动。

在所有这些运动中,他们都强调组织创新问题是运动的基本问题,不管这个问题的发展程度怎样,也不管你有没有所谓“互联网思维”。

最后,事业合伙人到处都努力争取全世界开发商之间的团结和协调。

事业合伙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双手创造更多的价值才能达到。让旧的体制在事业合伙人革命面前发抖吧。事业合伙人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旧的观念枷锁。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与1848年那个《宣言》不同,166年后的这个《宣言》,是一个关于梦想的宣言:

我们梦想有一天,这个公司会以新的样貌重生,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让建筑赞美生命”。

我们梦想有一天,在梧桐山的凉亭里,深圳公司事业合伙人的儿子将能够和新疆公司事业合伙人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们梦想有一天,甚至连那个路很堵、霾很大、风很干,侯门深似海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市场经济的绿洲。

我们梦想有一天,公司市盈率飙升,离职率猛降,自我颠覆之路成坦途,而立之年,生如夏花。

2014年5月29日晨记

(万周是万科的企业文化刊物,本文为员工个人视角,不是万科公司官方正式文本,敬请注意)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