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竟然有只会卖萌的养老机器人|荐读

万周按
实用的机器人不等于完美的机器人。卖个萌,犯犯小错误的机器人或许更好。

家用机器人不仅要巧手能干,还得招人喜欢。

二十多年前,当柴田崇德(TAKANORI SHIBATA)刚刚启动他的机器人研究工作时,他的目标是实用型机器人——比如能帮老人做做家务什么的。然而柴田很快发现,机器人的实际动手能力其实有限,于是他改变主意,决定制造一种完全不以“干活”为己任、却仍然能造福人类的机器人。

“宠物”机器人妙用

柴田的心血结晶就是机器人“帕罗”(Paro)。“帕罗”造型宛如一只毛茸茸的海豹宝宝,身长57厘米,皮毛下安装了众多感应器,因此会对爱抚作出很享受的样子。虽然不能行走,但它在听到你说话时会乖巧地转头看你,还能分辨不同人的语音。

640.webp (54)

“帕罗”温顺听话,任你把它搂在怀里、抱在膝头或者放在桌上,你跟人聊天的时候它似乎也在专心倾听。然而,“帕罗”最了不起的地方在于,它似乎有助于老年痴呆症患者和有其他健康问题的人的护理。

你可以把“帕罗”看成一只小宠物————虽然5000美元的价格有点高,但是设计精良、物有所值。永远不用担心它朝抱着它的人狠咬一口,主人冲它发的无名火也不会让它伤心。它永远那么快乐,从来不介意换个人抱;无需对它进行大小便训练,给它洗澡也轻松简单;最重要的是,这只宠物永远不会死。这些优点令“帕罗”战胜了活的宠物,成为养老院或医院的实用之选。

如今,“帕罗”已经被用在日本、欧洲和美国的部分养老院。除了让人开心之外,它还能安抚和镇定人们的情绪。阿尔兹海默氏症患者常常出现“日落现象”,即在黄昏时分和日落后感到焦躁不安,想要到处走动。柴田发现,如果让患者抱着一只“海豹宝宝”,乱走的现象就会减少,这也就意味着降低了摔跤的风险。

意大利、丹麦和美国的经验都表明,有“帕罗”帮忙的养老院与其他养老院相比,老人们所需的服药剂量减少了。澳大利亚目前在进行更大规模的实验,看是否普通绒毛玩具也能带来这些好处,还是“帕罗”的互动能力造成了临床差异。

“帕罗”无疑市场前景广阔。日本经济产业省从事日本机器人战略研究的北岛彰史(Akifumi Kitashima)指出,到2025年,日本老龄人口的数量将比2005年增加1070万。与全球平均水平相比日本的老龄化速度尤其快,但世界很多国家也面临同样的趋势。一些老年人可能健康终老,但大多数老人最终都会需要人们照顾。

有了机器人的帮助,在家里照顾老人会变得容易一些。“帕罗”这样的机器人可以改善老人的情绪,其他一些实用型机器人可以帮助护理员把老人抬起来或者替老人翻身(北岛说70%的护理员有背部劳损)。作为日本最著名的机器人企业家,三阶吉行(YoshiyukiSankai)创办了Cyberdyne公司,专门研究一些可穿戴设备。这些设备可以为四肢增加人工助力,从而帮助人们走路以及抬举重物。

640.webp (55)

机器人或许还能帮助老人们实现在家中生活自理的时间更长。iRobot公司的Roomba自动吸尘器就是迈向这一目标的一小步。美国科学家基金会的古普塔先生认为,普适性的家居服务机器人将是机器人技术的一大进步,如果着力发展,可能在几十年内得以实现。也有专家认为这一理想会更快变为现实,目前所缺的只是更好的软件和更强大的处理能力。

机器人无需完美

但某些机器人硬件也需要升级。目前还没有哪种机器人的手在实用性上可以与人类的手相提并论。有些动作需要根据力量和匹配与否的反馈来操作——例如把插头插进插座,机器人仍然很难完成这种对人类来说轻而易举的动作,而在家居环境中要用到这种动作的情况尤其多。整体的科技进步并不会让机器人这方面的能力随之提高,唯一的办法是专门下力气攻克这一难题。

此外,机器人的交互界面设计也尤为重要。让机器人说话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但是也有劣势:这会让使用者觉得它太过聪明。更好的选择可能是让机器人不会说话,用户也不会有戒心。

事实上,机器人的小小失误反而会让人觉得它很可爱,在某些方面需要帮助则会惹人怜惜。“帕罗”要求人们的爱抚并不惹人厌,恰恰是它的可爱之处。卡耐基梅隆大学研发的机器人Cobot在抬东西的时候需要人的帮忙,使得人们觉得它更真实更温暖。如果界面设计合理的话,让人们亲自教家里的机器人怎样把工作做好也许会令他们对机器人更有感情。

还有一种不错的理念是,机器人遇到困难的时候不向主人求助,而是向他人求助。云端服务不仅包括电脑,也可以连接到很多真人技术员。Aethon公司的Tug医院机器人的成功秘诀之一是,公司总部设立了一个规模不大但24小时有人在岗的帮助中心,负责响应机器人的求助。如果有机器人卡住了或者迷路了,远程操作员可以通过机器人的“眼睛”观察周围情况,检查机器人的日志,解决问题。如果家用机器人也能得到类似的帮助,偶尔出现的错误也许就不再是什么问题了。

640

如果机器人可以呼叫帮助中心,当然也可以与其他人交流。这也许提供了一种让朋友和亲人与老人保持联系的有效方式。一些自动化家政服务设备已经具有了一定的监控功能,但并不理想。它们令成年子女感到牵肠挂肚,而不是让他们放心;老人则觉得自己被监视了。一个一直守护、定位明确的机器人可能是一个更好的沟通媒介。

根据iRobot和其他公司的经验,最重要的不是制造一种机器人来完成某项工作,而是要为这项工作制定一整套商业模式,无论这工作是洗碗、检查服药,还是辅助远程交流。

与单纯研发必要的机器人技术比起来,制造出既可靠、又招人喜欢,而且不会给生产商惹很多诉讼麻烦的畅销产品的确要困难得多,但绝不是不可能。可以肯定的是,机器人不会像手机那样迅速地、无止境地普及。给它们十年的时间,它们未必有大的进展,但如果给它们一个世纪,它们足以给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文为万科周刊特约朱丽翻译。英文原文来自《经济学人》杂志2014年5月29日出版刊物。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