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诞生了京瓷任天堂,却还是千年的样子

640.webp

万周按
历史古城如何真正实现景观保护?又如何在保护与发展中取得平衡?看看日本京都的经验。作者咏言是万科周刊驻日特约撰稿人。
“我们不是要让京都成为一个博物馆。在保护景观风貌的同时,京都要不断发展。”京都市景观政策课企划部长山本一博如是说。

京都是日本景观政策最严格的城市。整个城市被严格分区,实施不同级别的景观保护政策。在保护历史风貌的城区,不仅对建筑的高度、设计风格、材料使用有严格限制,对商店的广告牌和商标的位置、大小和设计也有详细要求。但当地的地价并未因受限严格而下降,近年人口持续流入,以京都为基地的京瓷、欧姆龙、任天堂等跨国企业欣欣向荣。如何做到保护和发展并举,京都做出了值得参考的尝试。

两难:发展与保护

京都有近1100年作为日本首都的历史,城市格局以中国唐代都城长安的棋盘格局为蓝本,建筑借鉴唐代长安和洛阳,融合日本传统风格。在至今1200多年的岁月中,虽历经战乱变迁,但景观风貌一直保护较好。

京都首次制定详细的保护法规是1967年制定“古都保存法”,继而1972年在日本率先制定景观条例,并不断修改完善。

640.webp (1)

▲经济发展也曾毁掉京都天际线

山本一博介绍,在战后,随着人口激增和大规模开发,京都的景观和城市风貌还是经历了破坏,如传统建筑京町屋被大量拆除、名园古刹的背景中出现“煞风景”的住宅楼、传统老街的韵味被五花八门的广告牌破坏殆尽……

面临发展与保护矛盾,京都也左右为难,1964年京都火车站前建成高131米的京都塔,1994年内设大型百货商场和宾馆的现代风格新京都火车站竣工等,一方面成为京都的新地标,一方面也因破坏整体景观和视野而备受争议。山本对笔者承认,“很多市民对京都景观的破坏和消失感到失望,认为我们的政策没有效果。”

严格、细化的新景观政策

“2005年京都市成立了‘超越时光的京都景观塑造审议会’,通过两年的征集意见和审议,于2007年制定了新景观政策。”

经过10年的执行,如今走在京都的寺庙园林,视野之内完全没有与之不协调的事物;徜徉在祇园四条的商业街等,会发现所有广告牌都换上了低调的颜色,麦当劳、7/11等连锁餐饮和便利店等都脱下集团的“制服”,换上了“京都风格”的外装,整个城区统一在古雅、简素的日本传统风格之下。

山本介绍,京都的新景观政策主要分为5个层面。首先是对建筑高度和设计进一步严格要求,将市中心干线沿线的建筑限高从45米降至31米,传统町屋地区的限高从31米降至15米。除了限高,对建筑设计的要求也非常繁复。以屋顶为例,颜色只能是做旧的银色,铜板原色或是没有光泽的深灰和黑色,包括屋顶的太阳能面板也不能例外。

640.webp (2)

▲京都一度满大街广告牌

第二是对屋外设施和广告物严格设限。屋顶禁止设广告牌,全面禁止使用闪烁的广告牌或照明灯,市中心沿线的广告牌禁止突出到道路上空。广告物的大小,色彩也要求与周边房屋保持和谐。

最有特点的是对于“眺望景观和借景”,也就是视野和视线的保护。“我们从文献和征集的市民意见中选出了597处自古以来在诗歌和古籍中被吟咏传颂的地方,包括眺望,俯瞰等各种视线,要求视点到视觉对象之间没有超过限高的建筑,没有不和谐景观。”比如列入世界遗产的14处园林和古街,视野之内不能有现代风格建筑等;站在贯通京都市的河流贺茂川畔看环抱京都盆地的北山和东山,视线不能被阻隔……“这样的政策只有京都有。”山本不无自豪地说。

640.webp (3)

如今京都的历史核心城区已经见不到高楼。在著名的老商业街祇园四条,连锁便利店罗森褪去了它标志性的天蓝色外装(▲),换上了素雅的白色招牌和“京町屋”风格的木围栏,三菱东京UFJ银行的红底招牌也换成了白底。类似这样“入乡随俗”的还有西式快餐麦当劳,日式牛肉饭连锁吉野家,药妆店松本清……

京都市民景观保护的强烈意识是关键

京都市政府对所辖土地进行严格、细化的分区,在不同的分区,对建筑高度、容积率、设计风格、材料,以至相对道路的后退距离、绿地规模等有不同级别的要求。如 ‘历史风土保存区’就分为5类,限制最严格的1类地区限高8米,容积率只允许‪2/10,相对道路后退距离要达到3米,绿地规模要达到4/10。

走进京都市政府的景观政策课,会看到门口设置的两台电脑,供市民查询市内每块土地的利用限制,细致到每平方米。市民哪怕是在自己的私人用地上做任何改变,也需要查询土地的使用限制,提前向市长提出申请,获得批准才能动工。

如此严格的景观政策能够制定和执行,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京都市民对于景观保护的强烈意识。山本说,“大部分京都人都有非常强烈的保护景观的意识和责任感。比如更换不合规的广告牌,即使有补助也是一笔非常大的开销,但大多数企业或店家都对我们的工作很配合。”

640.webp (4)

▲京都样式的广告牌

京都市每年发行“景观白皮书”,让市民和经营者了解景观政策的实施情况和效果,并召开“景观市民会议”,广泛征集意见。此外,市政府还倡议在各社区建立了景观建设协议会,进行检查督促,辅助市政府执行政策。据介绍,目前京都市已建立了9个这样的社区协议会。

根据京都市政府的民调数据,在2007年时“认为京都的独特景观得到保护”的市民只占不到40%,而2015年已经超过60%。

保护并未影响发展

尽管对土地使用和房屋建设有如此严格的限制,但京都的地价并未因此下降,人口近年也在持续流入。总部立足京都的京瓷、欧姆龙、任天堂等跨国企业欣欣向荣。

据京都市政府的数据,京都的公示地价变化趋势与大阪、神户并无明显差异。二手房的交易价格比阪神还要高。从人口流向来看,到2010年之前,京都的人口流出超过流入,2011年开始流入超过流出,且呈递增倾向。

“像所有的历史古城一样,京都也总是面临着保护与发展如何并举的难题。”山本说。“京都的办法还是通过分区,比如历史城区基本都严格限制,立足于历史和文化对话,同时在南部划出了两块总面积达100公顷的不限高地区,实行宽松政策,鼓励工商业发展。”京瓷、欧姆龙,电子游戏巨头任天堂等跨过企业的总部就位于这片地区。不难发现,京都的现代工业以污染少的高精尖企业为主。

“景观政策的意义不仅是让城市的外观得到保护和优化,还包括维持和提升城市的活力,产生附加价值。”京都的历史文化遗产和景观对海外留学生非常有吸引力,近年留学生不断增加,对当地聚集人才和发展知识产业起到了推动作用。

QQ截图20170523142945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