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凯:一个靠谱的“技术男”|万科人物志

万周按
专业靠谱、技术大拿,这是同事们对徐凯的评价。徐凯说,“在万科,对一个人最高的评价,应该就是这个人靠谱吧,我理解的靠谱,就是始终坚持自己的专业底线,因为对于结构设计师来说,责任重于泰山。”

640.webp

见到徐凯是在一个周末,他的办公位上摆放着数十本工程技术类的书籍,“技术男”三个字瞬间入脑。

2011年3月,徐凯加入重庆万科,在结构设计岗,如今的他,是重庆万科设计管理中心技术组负责人。入职7年,亲历过天津港8·12事故救援;项目上滑坡垮塌等险情,他四次指挥抢险,全部化险为夷。“我的第一本性是猫头鹰,比较低调。”徐凯说,自己一直坚持一个简单的信条——用专业让自己成为靠谱的人。

亲历天津港8·12事故救援

2015年8月12日,天津滨海新区发生爆炸事故,紧邻爆炸点的金域蓝湾和双子座两个高层住宅小区都是万科的项目,损毁严重,集团紧急抽调全国各地的工程师前去参与援建。

援建任务主要由重庆公司工程管理中心对接,徐凯属于设计管理中心,并不是直接对口,但公司觉得应该派一个能代表重庆万科的“技术大拿”过去,时任重庆万科总经理朱瑞生点名让徐凯参加。

爆炸刚刚过去,现场仍有不可预测的危险。徐凯没有犹豫,立马答应下来,随即直奔天津。

到达爆炸现场,徐凯有点震惊,虽然住户都已疏散完,但现场一片狼藉、情况十分恶劣。原以为能发挥自己专长,做结构鉴定类的工作,到现场他才知道自己只能负责现场查验、统计和整改等偏工程管理方面的活儿,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挑战。

当时金域蓝湾小区一、二、五号楼都损毁严重,他被分配到五号楼。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六点到现场,徐凯和其他援建的同事一起,带着所有的总包、分包去逐一清点,涉及到门窗、栏杆、房屋外墙、室内等各个方面。

金域蓝湾是高层和超高层住宅项目,现场情况错综复杂,外墙开裂,玻璃炸裂,地上全是碎渣,公区地砖全部脱落,入户门变形,徐凯说当时的情景让他觉得“很恐怖”。而且每栋楼的损伤情况不一样,每一层也不一样。现场统计从地下室开始,然后逐层检查。地面上血迹斑斑,空气中还弥漫着浓浓的粉尘,混合着血腥味。楼层里所有的临边防护都没有了,现场检查面临着不可预知的危险。

统计完公共区域后还要进入住户家中,这需要提前跟业主沟通,而有些业主并不配合,这更增加了统计的困难。“屋里的情况也非常糟糕,有时卫生间里一些爬虫聚在一起,触目惊心。”

电梯坏掉了,徐凯就和同事们每天爬楼。通常他们上午去现场检查,下午开会做计划,统计各个分包的劳动力。统计现场损失情况花了十几天时间,每一栋楼分配了一个负责人,盘查全部情况,并且相互之间再检查。

一开始,徐凯和同事们都戴着防毒面具,包裹得严严实实才进入现场。当时天气仍旧比较炎热,包裹完之后闷热难当。一副防毒面具有效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左右,而他们通常在现场一待就是几个小时,觉得不管用,后来索性就不加防护,直接进入现场。

毕竟现场还残留了一些有害气体,第二个星期之后,有同事感到浑身发软,四肢无力,徐凯也开始出现喉咙痛,浑身不舒服,他弄不清楚这是有毒物质的侵害,还是灾区那种压抑的环境给人心理带来的压力。

“现场经历之后,第一想法就是人的生命真的很脆弱。”现在回想起来,徐凯仍然觉得那种气氛让人窒息和压抑,就像一个噩梦。

一个月之后,徐凯回到重庆。这次经历,让徐凯收获很多,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重庆万科也派了很多专家去现场,“去实践,亲眼去看,能够了解在灾害之后的一手数据,对于推动行业规范发展,以及学术论证都很有意义。不亲身经历一次这样的事件,很难有切身体会和发言权。”

640.webp (1)

▲徐凯(左7)参与天津港8·12事故救援

成本60多万的三根桩

“千万别来重庆做地产,太魔幻了!”

尽管这只是一句调侃,但也真实反映出在山城重庆进行房地产开发的难度之大。万丈高楼山地起,轻轨穿楼过,屋顶铺马路……每个细节都考验着结构设计师的专业技术,没有金刚钻可不敢揽这瓷器活。

开发难度大,也意味着风险。每一次的土石方开挖对于结构设计师来说都至关重要。地形地貌的复杂、深挖回填的难度、边坡挡墙的防护、岩土强度的实测、暴雨的冲刷……面对每个问题都必须小心谨慎。

徐凯说,重庆有一些高边坡项目,四五十米高,人在悬崖边上作业,很危险。“操作得不好垮掉了怎么办?并且这些边坡项目你能设计得出来,但是能不能做出来?这些都是问题。”

徐凯说,在重庆7年,经历过四次滑坡塌陷抢险。

第一次是重庆万科城一期项目。当时徐凯在集团学习,早上的时候工人在现场看到有裂隙,感觉可能要垮,就给他打了电话。中午时分,果然有两个立方、重量在5吨左右的石块垮了下来,把下面的钢管架全部砸烂了。“幸好是中午,工人都出去吃饭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险情必须排除。徐凯马上电话连线,组织好各个端口密切配合,回填返压,组织专家到现场查勘,找出滑坡垮塌的原因,再进行修复。

事故得到了安全处理,但徐凯还是觉得后怕,“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因此都变了。”在那之前,他感觉自己的经验已经比较丰富了,而真正遇到意外才知道处处暗藏着风险。“如果做结构的不严谨,可能真的有很多问题,而且是灾难性的,所以一下觉得身上有很大压力,晚上也睡不好觉。”

在那之前,徐凯主攻结构设计,经历过意外之后,他逼着自己去深入学习岩土方面的知识,完善知识体系。

而最惊险的是万科城四期的抢险。那也是一个高边坡,并且是顺向坡,相当于是一个滑坡体,而四期项目是切坡修建的,结果出现了软夹层滑动。山包上有一个拉着电线的铁塔,高二三十米,而那正是给重庆江北机场供电的,也就是说,如果滑坡导致铁塔出现事故,整个江北机场都将会停电,重庆万科将承担重大责任。

当时也是多雨的季节,由于斜坡被切开,山体出现了裂缝,第一天早上测量时裂缝大概有两公分宽,到下午时扩大到了三公分,这让徐凯坐不住了。

白天徐凯和工人们去现场抢险,晚上就发快报。山体已经开了口子,徐凯到了现场之后,马上让工人找一些大的石块来回填返压,但是作用仍然有限,因为石块填进去比较松散,不够密实。为了防止雨水渗透下去,他要求一定要把裂缝处理好。

回填的泥土需要用车拉进来,但现场没有路,运土车只能穿过万科城其他几期的小区才能进来。雨还在下着,道路泥泞,太滑,车子很难爬上斜坡。那是与时间赛跑,于是抢险队立即把其他车辆全部停了,只准回填的土方车进入,并且进场之前先把车轮上的泥冲洗干净。

雨渐渐小了,车子也慢慢上来,但是常规方法用过之后,仍旧不管用,一检测还在变形,情况更加紧急。

徐凯把情况上报,将邮件抄送给了公司所有领导和各个端口,设计院的专家也在一起研究措施。

眼看常规回填起不了作用,经过集思广益,徐凯决定要打桩,吊钢筋笼下去。于是他让总包赶紧做好钢筋笼,自己则急中生智,在现场画了一个施工图。

已到抢险第三天,徐凯下了指令,让工人把旋挖机开进来。旋挖机从四期项目的一端开到另一端,路程大概两公里长,徐凯感觉开了好久,一刻都等不及。直到旋挖机终于到达现场,开到坡上,把第一根桩打下去,再把钢筋笼吊下,紧接着用混凝土浇灌,这才松了一口气。

三根桩打下去之后,险情终于得到了控制,经过测量也没有再变形。

“那三根桩的成本一共60多万,但价值是无限的,抵消了重庆万科难以估量的损失。”徐凯说,因为看到险情难以控制,他坚信必须打桩,立场从来没有那么坚定过。并且那三根桩也是他设计的,这让他为自己感到一丝自豪。

创造真实价值

结构是建筑的基石,贯穿于施工到交付,甚至交付后的每个环节。在万科集团的各个城市公司中,重庆万科因为城市地形地貌的复杂,结构组的经验是相对最丰富的。除了排除险情,专业的价值还在细微处得到体现。

在全国的大城市中,重庆的房价不算高,这对房企而言意味着更大的生存压力,市场竞争十分激烈,只有业内佼佼者才能存活下来。

“我们的地上成本已经控制得比较好了,需要深入分析在重庆相对复杂的地质条件下,如何更好的确保质量和安全,但又不致过度浪费有限的施工成本。也就是说,如何在安全和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减少不必要的投入。”

当时,重庆万科金域学府项目有一栋楼的基础已经修完了,后来规划调整,面临报废,一核算才发现已经花了六七百万,这引发了思索:“我们就反思,为什么这个基础的费用会这么高?”

公司成立了事件合伙小组,由徐凯来牵头分析。研究之后才发现,问题主要出在沉桩和负摩阻力等方面,但是图纸是按照国标设计的,没有充分考虑重庆当地地质特点和地方标准,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投入;对此,在仔细研究和比对后,决定使用更新版标准完成设计、施工。

徐凯和同事们又到现场做实验,测算特征值,该做的工作一个不能少。随后,在新标允许的范围内,他们创造性地作了一些改变,最终取得了良好效果。原本计划整个项目需要大约3.9亿的成本,他们节省了大约6000万。

徐凯用他专业的知识,在实现个人成就的同时,也为公司创造了不菲的价值。

2015年,徐凯收获了重庆万科“总经理特别奖”,获得万科集团“岗位英雄”等一系列殊荣。如今徐凯在重庆万科人称“专业大拿”,他热心指点新人,传道授业解惑。

640.webp (2)

▲2015年,徐凯(右一)荣获重庆万科“总经理特别奖”

“在万科,对一个人最高的评价,应该就是这个人靠谱吧,我理解的靠谱,就是始终坚持自己的专业底线,因为对于结构设计师来说,责任重于泰山。”徐凯说。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