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和风:探寻日本建筑的基因

万周按
日本建筑的特质到底是什么?带着这个问题,本文作者来到“建筑的日本”大型展览。展览上的9大关键词,是日本建筑学会、日本建筑家协会和五大建设公司共同归纳的“日本建筑的基因”,它们决定了日本建筑的特质。
众所周知,日本建筑在对传统的继承,东西方文化的融合,以及节能环保性等方面都颇受赞誉。然而,说起日本建筑的特质到底是什么,恐怕很多人都莫衷一是。

近期,日本房地产巨头森大厦联合日本建筑学会、日本建筑家协会,以及“スーパーセネコン”,也即日本的五大建设公司(大林组、清水建设、竹中工务、鹿岛建设、大成建设)共同举办了“建筑的日本”大型展,大量宝贵资料通过模型、3D、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方式进行了立体展示。

感受
“木造的可能性”

展览设在位于六本木森大厦52层的森美术馆,这也是该馆开馆15周年的纪念展。展览入口处有一座“木组”屏风墙,它是2015年米兰世博会日本馆展品“立体木格子”的复原品,也是该展第一主题“木造文化”的象征。

所谓木组,就是不用钉子或黏着剂,纯靠木头相互之间的插、嵌来连接固定。这种技术在我国叫榫卯,在中国古代建筑中被广为运用,日本建筑师也不否认其来自中国。在日本,木和木造已被提升到了信仰层面——日本国土面积70%为森林覆盖,日语中“魂”的和音读法“kodama”,亦可以写作“木之魂”。

感受-1

木组屏风墙(作者供图)

感受-2 米兰世博会日本馆展品“立体木格子”

木组屏风之后是著名的奈良东大寺的飞檐和南大门的模型。安藤忠雄曾表示,观看东大寺所获得的感动和启发是他建筑之路的原点。东大寺南大门800年前就实现了抗震功能,主要是通过木柱和木组技术实现。从该模型可看到,南大门的轩顶由六段“插肘木”和横贯这六段的“通肘木”组成,支撑柱有18根,边缘的柱子呈扇形分布,中间则由“游离尾垂木”来分散重量。

自镰仓时代至今约800年间,这种木造结构使东大寺南门经受住了日本的历次大地震,颇有“任你地震山摇,我自屹立不倒”之势。

感受-3 东大寺南大门实景

有意思的是,另一用来表征木造文化的日光东照宫五重塔模型,也强调抗震性能,不过主要是靠“心柱制震”结构来实现。从复原模型可以看到,在塔中心有一悬垂式木柱,从四层开始用锁链吊起,使之悬浮于底座基石之上(原建筑为悬浮基石10厘米左右上方)。这一木心柱一则固定了屋顶,二则在地震时充当“钟摆”,缓冲横向和纵向的摇动。心柱制震这一技术也运用于今天的日本最高建筑——东京晴空塔。

感受-4 东京晴空塔(宣传图)

看到这里,也许你会觉得,这些构造艺术在中国古代的木造建筑中都可以找到痕迹,没有太多的日本特质,甚至会心生一种居高临下的“不过如此”感。那么,第二部分“超越的美学”,介绍物哀、阴翳礼赞、无常等审美意识在日本建筑历史中的绵延流传,可能就不那么好理解了。

“超越的美学”

“令人难以置信的纤细和大胆,人工而又非人为,即物而又非物的风格,贯穿于日本的木造建筑和现代的清水混凝土建筑中。”在第二本部分,首先作为案例的是伊势神宫的主殿,它是以直线型外观为特点的“神明造”。

古代日本人用“うつくし”来形容纤弱、清澈之美,伊势神宫正是其代表。

感受-5 伊势神宫

“神明造”与以出云大社为代表的“大社造”和以住吉大社为代表的“住吉造”,同为日本最古老的神社建筑样式,与后两者以曲线美为特征不同,“神明造”突出简素的直线造型美和原木的质地美。从木造模型可以直观感受到“神明造”的结构特点,不使用基石,而是靠多根圆柱从地表上支撑其四重屋顶。

没有地基的建筑有多脆弱?日本人通过不断重新造新殿、“迁宫”来维持和传承这种建筑样式,保持原木的肌理清晰,飘香不减,以及茅草的黄金色泽。伊势神宫建于约1300年前,其迁宫被称为“皇家第一之重要事,神宫无双之大营造”,每20年进行一次(中间还有因火灾、地震导致的被迫搬迁),2013年进行了第62次,延续着“无常”与“常新”之中的物哀与永恒。

感受-6jpg

铃木大拙纪念馆

展现“超越的美学”这一日本建筑审美特征的现代部分,主要是铃木大拙纪念馆。铃木是将日本禅宗思想光大到海外的著名佛教学者。如果说伊势神宫主殿是通过结构和素材来展现纤细和物哀之美,那么铃木大拙馆则是以布局来突出禅意。纪念馆建在铃木故乡石川县金泽市,由丹下健三的名徒、曾两获日本建筑学会奖的谷口吉生设计。

纪念馆分为“玄关栋”、“展示栋”、“思索空间栋”三座建筑,由细长回廊连接,回廊两侧是“水镜之庭”和“玄关之庭”。“水镜之庭”铺一层浅水,倒影出四周,寓意“他者是自我之镜”。同时,纪念馆突出“长壁”,取“达摩面壁悟禅”之意,再加上旁边森林公园的绿意,以及虚拟现实影像,参观者可“身临其境”感受铃木大拙的世界。

“安宁的屋顶”

展览第三部分主要介绍“屋顶”,在日本建筑中屋顶至关重要,它具有功能和象征的两意性,是调和个体与共同体、内部与外部的中介,也是带来安宁感的庇护。用来做例证的是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两大设施——国立代代木竞技场和日本武道馆。如果不是有模型,不是航拍,参观者实不易见到这两个屋顶的全貌。

武道馆的屋顶为青铜色正八角形,屋顶曲线模仿富士山,寓意武士道精神,是纯日本式。国立竞技场则是纯现代建筑,由日本最早扬名世界的建筑家、现代建筑的旗手丹下健三操刀。

感受-7
国立代代木竞技场剖面图

感受-8感受-9
武道馆实景图和模拟图

通过3D影像展示的妹岛和世设计的“京都集体住宅”屋顶,与代代木竞技场异曲同工,也都是通过几片屋顶浑然相接,覆盖多座住宅连成一体。

此外,山形县鹤冈市文化会馆模仿折叠乐谱和指挥棒曲线的屋顶,高知县牧野富太郎纪念馆的“不规则三次元”屋顶等,也都可通过详细的图纸和模型了解其精妙构造。

作为建筑的工艺

在西方“观念统率建筑整体”的观念传入日本之前,追求细部、“由部分织出有说服力的整体”是日本的建筑理念。代表作是本展的最大看点之一,原尺寸复原的千利休的茶室——京都待庵的模型。

京都待庵是日本国宝,是日本现存的最古老茶室,是将“侘び”(枯淡闲静)思想空间化的代表。说起自己的工艺性,日本人不说繁复精细,而是习惯性举出枯淡闲静的草庵建筑。

感受-10 待庵模型(作者供图)

待庵外观为寄栋式(有向四个方向倾斜的斜面)加切妻式(两个斜面支起三角形)复合屋顶,茅草覆盖,由两个矿泉水瓶般粗细的树枝原木象征性地支撑着。整座复原建筑坐落在枯山水的沙石上。从低矮幽玄的入口猫腰进入其中,斜面和直面天花板插合的组合,让两张榻榻米大小的茶席显得并不局促,去奢华装饰的极简空间也充满“少即多,简即丰”的韵味。

作为日本建筑工艺性和匠心的标本,涌云望楼等日本各地著名和式旅馆,也在展览上被一并介绍。此外,包装纸一样的银座路易威登店,2014年普利兹克奖获得者坂茂的纸管建筑等,也在此处得以介绍。

连续的空间

另一处大型复原模型是以1/3规模复原的丹下健三私邸,它以强调美观与实用并重著称。主持了广岛和平纪念公园、东京奥运场馆(1964年)、大阪万博会(1970年)等战后日本国家建设项目的丹下健三,在设计私邸时也坚持“只有美的东西才富于功能性”的理念,他通过解构桂离宫等日本古建筑来探索建筑在美观与功能方面新的可能。

感受-11 丹下健三私邸模型(作者供图)

细长水平的廊式建筑,与丹下的另一名作香川县政府大楼的1/50模型,以及再现紫式部在《源氏物语》中描绘的“二条院“模型,共同展现了日本建筑的“相连空间”特点:梁柱框架,中间的空间不是由壁、而是由“襖”“障子”来分隔,随时可连成一片,“不是封闭流动,而是行云流水地连接起空间”。

开放的折衷主义

关于日本建筑与西方建筑影响与被影响关系的双向探讨,同样令人印象深刻。宫城县会议事堂的西洋古典样式加千鸟破风屋顶,富士山遗产中心的纸管素材和倒富士造型等,被用来呈现日本建筑“开放的折衷主义”特质,即“和体西用”的“必然进化主义”。旧帝国饭店和一些西方著名设计师的作品,或是日本人自身未曾注意到的日本元素,都被冠以“被发现的日本”之题展出。

“日本将风景建筑化,又将欧洲的建筑概念在风景中解体”的提法,是对日本建筑的精准诠释。

感受-12 千鸟破风屋顶

此外,日本建筑史上的各种珍贵资料,以《大工栋梁》为代表的“秘传书”,明治初期制作的拟洋风建筑模型,大正至昭和初期的日本古建筑模型等,也是建筑迷不可错过的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展览的策展方式也非常独到新颖。森美术馆与年轻建筑家联合,根据鉴赏者对建筑的兴趣,对建筑的知识和专业程度等,将展示室5.5米高的展墙分成上中下三部分,上部放大型影像、照片、主题说明等不需要专业知识也可欣赏的内容;高1到3米的中景区域放核心资料;1米高以下的近景区域放详细说明。参观者可按兴趣和参观时间,各取所需。

日本建筑九大基因

“木造的可能性”、“超越的美学”、“安宁的屋顶”、“作为建筑的工艺”、“连续的空间”、“开放的折衷主义”、“群居形式”、“被发现的日本”、“共生自然”,这9大关键词是日本建筑学会、日本建筑家协会和五大建设公司共同归纳的“日本建筑的基因”。

不过,展归展,还请君行万里路,到实景实地去,通过实体建筑去印证。

(注:图片来源展览官网,特别注明除外)

福州-16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