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的一棵树 | 万科2021夏季例会侧记

7月12日,杭州,良渚文化村。

“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当潘艾敏打开PPT,弹出上面这个标题时,现场涌起了一阵“嗡嗡嗡”的交头接耳声。

欢迎来到万科诗词大会——不,万科2021夏季例会的现场。

这句诗来自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潘艾敏说,很多同事问这是什么意思,其实它就是“字面的意思”:一个人在奇幻多变的风景中流连忘返,在欣赏路边野花的时候,突然才发现,夜色已经降临。

200多名参会者的T恤上、每人手中的会议手册上、环绕会场的背景板上,印着这次会议的主题:“赢·转型·基本盘”。

会务组的邓宇说,最终敲定这个主题词,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然而,为了这次大会,万科已经思考、尝试、总结了将近十年。

过往,万科极少用“转型”这个词,但它却赫然出现在这次大会的主题词里。

事情正在起变化。

在分组讨论环节,四个组团各自聚焦的问题不同,但个个都是灵魂拷问:

1、如何认识转型发展的必要性与紧迫性?如何认识转型发展过程中所要付出的代价?我们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吗?

2、面对转型发展,我们面临什么样的挑战?我们的机会点在哪里?

3/4、对各BG/BU的业务发展方向和底层逻辑,分别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16

▲郁亮在夏季例会上发言
旧地图与新大陆
在直接观感上,这家公司有个特点:会多。1993年上海务虚会、2004年白洋淀会议、2013年秋季例会、2017年6·30股东大会……公司史上的重大会议,要么让它在狂风暴雨中绕过了激流险滩,要么让它在特定的时期找到了自己的发展方向,要么标志着公司治理的新阶段。

在这次例会的茶歇期间,万周君就听到不止一个人说,这次可能是对下一个十年影响最大的一次季度例会。

这样的表述上一次出现,还是2014年春季例会提出的“事业合伙人”。后来的公司发展史也证明了这个判断,事业合伙人成为万科的两大底层机制之一(另一个是混合所有制)。

2021年的夏季例会,又位于怎样的历史节点呢?

2013年的微软,是一面借鉴之镜。

1999年底,PC霸主微软的市值曾经达到6000亿美元,到了2013年,只剩2200亿美元了。

就在这一年,微软的战略还叫“One Microsoft”,一切都要围绕Windows展开。

它没有察觉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早已悄然到来,游戏规则已经被苹果和谷歌们重新定义了,这时候还想守着Windows这个旧时代的引擎,还想把Windows的“开始”键移植到手机操作系统上,当时就有一个扎心的评价:微软已沦为一家给电脑打补丁的公司。

过去的经验和打法,在巨大的、充满不确定性的现实面前,已经不奏效了。2013年的微软不是个案,在通信、航空、科技等等领域,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潘艾敏的演讲最后就说到:行业增长瓶颈是业务生命周期正常结果,绝大多数基业长青的大型企业,都曾面临增长调整。

对于万科而言,此时面临的问题复杂度不仅在于增长,还有政策大气候、市场微环境、跨界竞争者的三重考验。

颠覆康师傅方便面的不是统一方便面,而是美团外卖;
颠覆柯达的不是富士,而是佳能、尼康和苹果;
颠覆报纸的不是杂志,而是今日头条……
我颠覆你,与你无关。

在这样的时刻,拿着旧地图,找不到新大陆。

公司的底盘
在描述转型的难度时,有人打了个比喻,企业转型好比“空中换发动机、高速上换轮胎”。

听上去像《速度与激情》里的情节,可是老司机都知道,要想这么操作,有一点至关重要——底盘要稳。

也许有人能高速上换轮胎,但从来没听说过换底盘的。

这个“底盘”,就是例会的关键词之一:基本盘。

其实,这是万科已经连续做了三年的事情了。

在2018年喊出“活下去”之后,2019年的工作主题是“聚焦收敛,巩固提升基本盘”,2020年的工作主题是“聚焦产品服务,深化组织重建,巩固提升基本盘”。连续三年的不同动作,都指向同一个结果,就是各个业务的基本盘,首先要稳固,然后要健康上升。

16-2
▲夏季例会小组讨论

从房地产到不动产
在小组讨论中,有人提了个脑洞大开的问题:“我们转型的话,要不要造车?这个足够考验你转型的决心了。”

在队友们都讲完之后,他又把这个问题给圆上。

只有决心是不够的。他说,一家企业之所以存在,之所以有生命力,使命愿景价值观还是必不可少的。我们要做什么?我们要做城乡建设与生活配套服务商,所以做的事情,得是实体经济主业,而不能什么热门做什么。

就像郁亮在例会总结里说的:“我们已经告别了房地产,来到了不动产的时代。”

用词的改变,会带来认知和行为的改变。

从房地产到不动产,意味着要从单一的地产开发,到不动产的开发、经营、服务并重——在这个视角里,开发业务只是不动产的一个环节、一个赛道。

“视角”是个神奇的东西。

《西游记》里有个情节,菩提祖师给孙悟空展示了筋斗云,当时在场的其他师兄弟听到一个筋斗就是十万八千里,一个个笑嘻嘻说,“悟空造化。若会这个法儿,与人家当铺兵,送文书,递报单,不管哪里都寻了饭吃。”

这么高阶的魔法,在这些人的视角里,就是用来送快递的。

所以很多时候,巨大的价值释放,就来自于视角的切换。

在现代冶炼工业出现之前,煤焦油就是煤炭在焦化过程中产生的废物,又臭又黑又粘稠,还有腐蚀性,但在人们掌握了分离、提纯等能力之后,这些“废物”就成了香料、除草剂、合成纤维、沥青、塑料等等的原料,成就了一个丰富多样的化学工业。

“底层逻辑”
这次会议有两个特别的安排。

一个是发言顺序,在不同的议程里,所有的发言,都是物业、长租公寓、教育、物流、印力、食品、酒店与度假等经营类业务在前面,地产区域BG在后面。

用祝九胜的话说,把经营、服务看得更重,这样才是开发、经营、服务并重的体现。

另一个就是用小组讨论的方式,让大家给其他业务提建议,而且是提发展方向和“底层逻辑”。

为什么这么安排?郁亮说,这是训练大家对底层逻辑的认识,对隔行不隔理的认识。

在半年前的年会侧记里,万周君就提过,“隔行不隔理是近期万科总部流行的口头禅”。这一次又往前迈了两步,一步是把这个“理”,定义为底层逻辑;另一步就是把对“理”的思考和解答,从总部走到了一线的BG/BU。

也是在半年前的年会,万科提出了一个新的战略基准——长期最大化市场价值。

这就是底层逻辑的基座,而想要实现长期市场价值最大化,无非两种方式:要么在现有模式下做到最优,要么就重新定义行业。

说起来轻描淡写的事情,做起来往往特别难,负责协助大家梳理底层逻辑的刘肖就打趣:“我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不过还是有把坑填得很好的。比如谭华杰,硬生生地就把报告做成了培训,把一斤猪肉背后的“理”,讲得清晰且激动人心。尤其是说到梦想,简直就是一个养猪领域的马斯克的故事。

在他发言后,郁亮就说,你们留16头猪,年底哪个BG/BU完成任务,就送谁一头猪,到时总部买回来,奖励给大家。

“年会肥猪大奖,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十年前的树
流媒体巨头奈飞,是这次例会多次提及的一家公司。

小组讨论的时候,有人提到了奈飞的一个小故事:这家公司经历了四次转型,在有一次转型的时候,公司的首席人力资源官,为了确保团队新陈代谢跟上最新的形势,甚至把自己给炒了。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组织想持续打赢,未有不付出代价的。

小组讨论后,西南区域的王莉上台报告小组讨论结果时,也回应了这个问题:

“我们今天谈的不是转型发展的机会问题,今天谈的转型发展,‘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从容不迫’。转型已经是生死存亡的问题,是行业下半场的必然性,不进行转型没有活下去的可能,更没有发展的可能。
“今天转型比明天转型要好,今天坚定转型,依旧是我们当下最好的选择。”

换句话说,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就是现在。

16-2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