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深圳城中村当“大管家” | 万科人物志
上白班的时候,韩旭会在6点半出门,穿过巷子到一家肠粉店,点上一份肠粉加一笼包子。吃完早餐,走到交班的地点,刚好7点。

和往常一样,值夜班的同事脱下印有“沙头巡查”的反光背心交给他。确认好线上订单的完成情况后,他会骑上白色电单车,来到深圳下沙地铁站的c出口。

1

|韩旭与他的电动车
这是每天的第一项任务。早上8-9点的下沙地铁站,是人流量最大的时候,上班族、流动商贩、共享单车都会在这个点集中出现,他要保证这个区域处于通畅的状态。
1-1
|早上八点的下沙地铁口
他背对着马路,眼睛紧盯人群,随着人流前进的方向,脑袋如钟摆一般,每5秒转动一次,不敢有片刻分神,“一不注意,就有人乘机发小广告,还有些人撂下共享单车就走,不管有没有停好。”
从一个小区到一条街道
韩旭做这工作将近一年了。之前他在深圳一个小区当了三年保安,“大部分时间都在站岗,车岗、人行岗、巡逻岗,站了个遍,上班也没人唠嗑,很单调。”去年12月,他向公司申请调入深圳沙头街道项目组。
这是万物云城的新项目,是与街道合作的“物业城市”改革项目,用沙头街道党工委书记李捷的话说,“可以把整个沙头街道看作是一个没有围墙的超大型小区,小区里有4000多栋楼和32万常住人口,在这个小区里活动的是业主,我们的角色类似于业委会,为了对业主负责,我们聘请了一家专业的物业公司对小区的环境、道路、安全等全部进行物业化纳管,而非行政化的纳管。”
1-2
|沙头街道航拍图

这是福田区乃至深圳市人口、企业、城中村最集中的区域之一,管理压力极大。韩旭和他的同事们的工作,就相当于在街道里当一名“大管家”,市容巡查、环卫清洁、垃圾转运监督等,原来是不同垂直部门负责的问题,现在要由他们来巡查、统筹、督办。

1-3 1-4

在他们背后还有一套科技系统,包括了AI镜头巡查车、工单系统和视频作战室。巡查车通过AI识别,自动抓拍街道上的环卫问题,传送给视频作战室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会根据问题的所在区域,通过万物云城工单系统,分派给各区域的街道管家。管家们就像送外卖的小哥,接到了派单,就得在规定的时间把单子完成。

“有求必应屋”

早高峰过后,韩旭会骑上电单车开始巡查。现在他是沙头街道项目组一中队的队长,管理着8名队友,负责上沙、下沙、金碧三个社区的环卫巡查。三个社区外围的巡查由他负责,其他队员两人一组,负责内部区域。
1-5

|韩旭和队员骑着电动车在下沙村巡查

每巡查一圈,大概5公里。如果不出现状况,25分钟就能查完一圈,但状况经常会出现。

所谓的状况,主要是一些乱张贴的小广告、乱摆放的共享单车、超门线经营,当然,还有像爆水管、台风吹断了树枝这样的特殊情况。

1-6
东倒西歪的共享单车

“最烦人的是小广告,单子多的时候,每天要撕掉60多张。”韩旭说。一开始,他对这些贴小广告的人很好奇——每次清理完,隔两个小时就会出现新的,到底是什么神出鬼没的人贴的?

1-7

|这种高度的小广告,韩旭垫垫脚,就能撕下来

1-8

|和摄像头一样高度的小广告,处理起来就要费劲许多

有一次清理完,他特意躲进一家小吃店,守株待兔了半个小时,见到一个把黑色双肩包背在胸口的男生,包的拉链半开,在离墙还有50米的位置,熟练地从书包里掏出一摞租房广告,扯掉背面的不干胶,准备往墙上糊。韩旭激动地从店里冲出来:“你是哪里来的!”一番追问,只得到一个答案:我是兼职的。其他一概不知。
对这些乱张贴小广告的人,韩旭通常会口头警告两次,如果再遇到,就会把他们交给街道的执法队处理——街道管家只能监督,没有执法权。
和解决乱张贴小广告的办法一样,韩旭巡查途中遇到乱停放的共享单车,数量少的时候就自己动手摆好。如果数量太多,就会拍下照片,发到一个叫福田共享单车管理群里面:“**位置共享单车太多,请派人拖走一批。”
1-9 1-10

这有点像《哈利·波特》里的“有求必应屋”,发进群里的问题,通常半个小时内就能解决。

类似的微信群,他的手机里还有二十多个,市政、环卫、水务、街道……都是跟街道的安全、环卫、秩序相关,每个群里都有处理对应问题的责任人在里面。
原来这些领域都是垂直、独立的,街道管家的角色,就像一个中间人,把平行运作的不同领域连接起来,组成一个街道服务网络,能随时发现问题,然后要么自己处理,要么找到相关领域负责人来处理,并监督结果,形成闭环。
1-12

|街道环卫、执法队、街道管家在下沙村进行联合巡查

这样的搭桥者,如今的工作成效也越来越显著,沙头街道在深圳市的环卫排名,从去年平均第41名,提升到今年的平均第13名。沙头街道项目组的安防主管张卫峰说:“以前街道的环卫事务都是单线作战,问题处理起来没那么方便,现在归拢到一起,效率高了很多。”

商铺、流动商贩、喝醉酒的人

商铺的超门线经营是韩旭每天处理最多的问题。根据深圳市环卫管理条例,商铺的摆卖经营如果超过店门之外,就会按照超出面积来处罚,每平米500元。

1-13

|早高峰过后的上沙农贸市场

这也是棘手问题,既不能与商户发生口角,还得让大家主动配合。让人配合的关键是,你得学会换位思考。韩旭就经常跟队友说,“我们只要想着是来帮商铺老板省钱的,事情就容易很多。”
截图20211231171223

时间一长,大家与商家就形成了一种默契。现在只要街道管家们站在门口,头往上抬,再挑挑眉,示意一下,商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不过,与白班相比,韩旭更喜欢上夜班——他可以和路上的行人一样慢下来,不用和白天的人一样紧绷。

夜晚面对一些推着小推车的流动商贩,韩旭处理的时候也会更加感性,会耐心地劝离,告诉他们,下次如果再碰到,就会有人来收车了。这些流动商贩都“身经百战”,知道这话没有唬人,一般情况下,劝离两次,也就不会再见到他们。

1-17

|韩旭示意卖豆腐花的大叔该走了

与流动商贩的故事,往往发生在晚上10点前。晚上10点以后,韩旭打交道最多的人,则是喝醉酒的人。

有人会在一家烤肉店重复醉倒好几次,有人会端着酒杯叫他坐下来喝一杯,也有人躺在路边念叨着“救救我好不好,我好难受”,他只好拨通120,让救护车来接走。
1-18
|夜班的管家们在统计一天的工单
韩旭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在深圳这座城市,紧绷了一整天,喝酒是很好的情绪释放的方式。不过有人喝醉,也总要有人保持清醒——他很乐意成为那个尽职的清醒者,不仅因为他是个一瓶啤酒就倒的人,更因为他是这里的“大管家”。
 


  • 隐私保护 2013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98314号 技术支持
  • Copyright ©1996-2013 Vank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